齐发国际老虎机

  孝行

  ◎殷不害 弟不佞 谢贞 司马皓 张昭

  孔子曰:“夫圣人之德,何以加于孝乎!”孝者百行之本,人伦之至极也。凡 在性灵,孰不由此。若乃奉生尽养,送终尽哀,或泣血三年,绝浆七日,思《蓼莪》 之慕切,追顾复之恩深,或德感乾坤,诚贯幽显,在于历代,盖有人矣。陈承梁室 丧乱,风漓化薄,及迹隐阎闾,无闻视听,今之采缀,以备阙云。

  殷不害,字长卿,陈郡长平人也。祖任,齐豫章王行参军。父高明,梁尚书中 兵郎。不害性至孝,居父忧过礼,由是少知名。家世俭约,居甚贫窭,有弟五人, 皆幼弱,不害事老母,养小弟,勤剧无所不至,士大夫以笃行称之。

  年十七,仕梁廷尉平。不害长于政事,兼饰以儒术,名法有轻重不便者,辄上 书言之,多见纳用。大同五年,迁镇西府记室参军,寻以本官兼东宫通事舍人。是 时朝廷政事多委东宫,不害与舍人庾肩吾直日奏事,梁武帝尝谓肩吾曰:“卿是文 学之士,吏事非卿所长,何不使殷不害来邪?”其见知如此。简文又以不害善事亲, 赐其母蔡氏锦裙襦、氈席被褥,单复毕备。七年,除东宫步兵校尉。太清初,迁平 北府谘议参军,舍人如故。

  侯景之乱,不害从简文入台。及台城陷,简文在中书省,景带甲将兵入朝陛见, 过谒简文。景兵士皆羌、胡杂种,冲突左右,甚不逊,侍卫者莫不惊恐辟易,唯不 害与中庶子徐摛侍侧不动。及简文为景所幽,遣人请不害与居处,景许之,不害供 侍益谨。简文夜梦吞一塊土,意甚不悦,以告不害,不害曰:“昔晋文公出奔,野 人遗之塊,卒反晋国,陛下此梦,事符是乎?”简文曰:“若天有徵,冀斯言不妄。”

  梁元帝立,以不害为中书郎,兼廷尉卿,因将家属西上。江陵之陷也,不害先 于别所督战,失母所在。于时甚寒,冰雪交下,老弱冻死者填满沟堑。不害行哭道 路,远近寻求,无所不至,遇见死人沟水中,即投身而下,扶捧阅视,举体冻湿, 水浆不入口,号泣不辍声,如是者七日,始得母尸。不害凭尸而哭,每举音辄气绝, 行路无不为之流涕。即于江陵权殡,与王裒、庾信俱入长安,自是蔬食布衣,枯槁 骨立,见者莫不哀之。

  太建七年,自周还朝,其年诏除司农卿,寻迁光禄大夫。八年,加明威将军、 晋陵太守。在郡感疾,诏以光禄大夫征还养疾。后主即位,加给事中。初,不害之 还也,周留其长子僧首,因居关中。祯明三年,京城陷,僧首来迎,不害道病卒, 时年八十五。

  不佞字季卿,不害弟也。少立名节,居父丧以至孝称。好读书,尤长吏术,仕 梁,起家为尚书中兵郎,甚有能称。梁元帝承制,授戎昭将军、武陵王谘议参军。 承圣初,迁武康令。时兵荒饥馑,百姓流移,不佞巡抚招集,繈负而至者以千数。 会江陵陷,而母卒,道路隔绝,久不得奔赴,四载之中,昼夜号泣,居处饮食,常 为居丧之礼。高祖受禅,起为戎昭将军,除娄令。至是,第四兄不齐始之江陵,迎 母丧柩归葬。不佞居处之节,如始闻问,若此者又三年。身自负土,手植松柏,每 岁时伏腊,必三日不食。

  世祖即位,除尚书左民郎,不就。后为始兴王谘议参军,兼尚书右丞,迁东宫 通事舍人。及世祖崩,废帝嗣立,高宗为太傅,录尚书辅政,甚为朝望所归。不佞 素以名节自立,又受委东宫,乃与仆射到仲举、中书舍人刘师知、尚书右丞王暹等, 谋矫诏出高宗。众人犹豫,未敢先发,不佞乃驰诣相府,面宣敕,令相王还第。及 事发,仲举等皆伏诛,高宗雅重不佞,特赦之,免其官而已。

  高宗即位,以为军师始兴王谘议参军,加招远将军。寻除大匠卿,未拜,加员 外散骑常侍,又兼尚书右丞。俄迁通直散骑常侍,右丞如故。太建五年卒,时年五 十六。诏赠秘书监。

  第三兄不疑,次不占,次不齐,并早亡。不佞最小,事第二寡嫂张氏甚谨,所 得禄俸,不入私室。长子梵童,官至尚书金部郎。

  谢贞,字元正,陈郡阳夏人,晋太傅安九世孙也。祖绥,梁著作佐郎、太子舍 人。父蔺,正员外郎,兼散骑常侍。贞幼聪敏,有至性。祖母阮氏先苦风眩,每发 便一二日不能饮食,贞时年七岁,祖母不食,贞亦不食,往往如是,亲族莫不奇之。 母王氏,授贞《论语》、《孝经》,读讫便诵。八岁,尝为《春日闲居》五言诗, 从舅尚书王筠奇其有佳致,谓所亲曰:“此儿方可大成,至如‘风定花犹落’,乃 追步惠连矣。”由是名辈知之。年十三,略通《五经》大旨。尤善《左氏传》,工 草隶虫篆。十四,丁父艰,号顿于地,绝而复苏者数矣。初,父蔺居母阮氏忧,不 食泣血而卒,家人宾客惧贞复然,从父洽、族兄皓乃共往华严寺,请长爪禅师为贞 说法,仍谓贞曰:“孝子既无兄弟,极须自爱,若忧毁灭性,谁养母邪?”自后少 进饘粥。

  太清之乱,亲属散亡,贞于江陵陷没,皓逃难番禺,贞母出家于宣明寺。及高 祖受禅,皓还乡里,供养贞母,将二十年。太建五年,贞乃还朝,除智武府外兵参 军事。俄迁尚书驾部郎中,寻迁侍郎。及始兴王叔陵为扬州刺史,引祠部侍郎阮卓 为记室,辟贞为主簿,贞不得已乃行。寻迁府录事参军,领丹阳丞。贞度叔陵将有 异志,因与卓自疏于王,每有宴游,辄辞以疾,未尝参预,叔陵雅钦重之,弗之罪 也。俄而高宗崩,叔陵肆逆,府僚多相连逮,唯贞与卓独不坐。

  后主仍诏贞入掌中宫管记,迁南平王友,加招远将军,掌记室事。府长史汝南 周确新除都官尚书,请贞为让表,后主览而奇之。尝因宴席问确曰:“卿表自制邪?” 确对曰:“臣表谢贞所作。”后主因敕舍人施文庆曰:“谢贞在王处,未有禄秩, 可赐米百石。”至德三年,以母忧去职。顷之,敕起还府,仍加招远将军,掌记室。 贞累启固辞,敕报曰:“省启具怀,虽知哀茕在疚,而官俟得才,礼有权夺,可便 力疾还府也。”贞哀毁羸瘠,终不能之官舍。时尚书右丞徐祚、尚书左丞沈客卿俱 来候贞,见其形体骨立,祚等怆然叹息,徐喻之曰:“弟年事已衰,礼有恒制,小 宜引割自全。”贞因更感恸,气绝良久,二人涕泣,不能自胜,悯默而出。祚谓客 卿曰:“信哉,孝门有孝子。”客卿曰:“谢公家传至孝,士大夫谁不仰止,此恐 不能起,如何?”吏部尚书吴兴姚察与贞友善,及贞病笃,察往省之,问以后事, 贞曰:“孤子飐祸所集,将随灰壤。族子凯等粗自成立,已有疏付之,此固不足仰 尘厚德。即日迷喘,时不可移,便为永诀。弱儿年甫六岁,名靖,字依仁,情累所 不能忘,敢以为托耳。”是夜卒,敕赙米一百斛,布三十匹。后主问察曰:“谢贞 有何亲属?”察因启曰:“贞有一子年六岁。”即有敕长给衣粮。

  初,贞之病亟也,遗疏告族子凯曰:“吾少罹酷罚,十四倾外廕,十六钟太清 之祸,流离绝国,二十馀载。号天蹐地,遂同有感,得还侍奉,守先人坟墓,于吾 之分足矣。不悟朝廷采拾空薄,累致清阶,纵其殒绝,无所酬报。今在忧棘,晷漏 将尽,敛手而归,何所多念。气绝之后,若直弃之草野,依僧家尸陀林法,是吾所 愿,正恐过为独异耳。可用薄板周身,载以灵车,覆以苇席,坎山而埋之。又吾终 鲜兄弟,无他子孙,靖年幼少,未闲人事,但可三月施小床,设香水,尽卿兄弟相 厚之情,即除之,无益之事,勿为也。”

  初,贞在周尝侍赵王读,王即周武帝之爱弟也,厚相礼遇。王尝闻左右说贞每 独处必昼夜涕泣,因私使访问,知贞母年老,远在江南,乃谓贞曰:“寡人若出居 籓,当遣侍读还家供养。”后数年,王果出,因辞见,面奏曰:“谢贞至孝而母老, 臣愿放还。”帝奇王仁爱而遣之,因随聘使杜子晖还国。所有文集,值兵乱多不存。

  司马皓,字文升,河内温人也。高祖晋侍中、光禄勋柔之,以南顿王孙绍齐文 献王攸之后。父子产,梁尚书水部侍郎、后阳太守,即梁武帝之外兄也。

  皓幼聪警,有至性。年十二,丁内艰,孺慕过礼,水浆不入口,殆经一旬。每 至号恸,必致闷绝,内外亲戚,皆惧其不胜丧。父子产每晓喻之,逼进饘粥,然毁 瘠骨立。服阕,以姻戚子弟,预入问讯,梁武帝见皓羸瘦,叹息良久,谓其父子产 曰:“昨见罗儿面颜憔悴,使人恻然,便是不坠家风,为有子矣。”罗儿,即皓小 字也。释褐太学博士,累迁正员郎。丁父艰,哀毁逾甚,庐于墓侧,一日之内,唯 进薄麦粥一升。墓在新林,连接山阜,旧多猛兽,皓结庐数载,豺狼绝迹。常有两 鸠栖宿庐所,驯狎异常,新林至今犹传之。

  承圣中,除太子庶子。江陵陷,随例入关,而梁室屠戮,太子瘗殡失所,皓以 宫臣,乃抗表周朝,求还江陵改葬,辞甚酸切。周朝优诏答曰:“昔主父从戮,孔 车有长者之风,彭越就诛,栾布得陪臣之礼。庶子乡国已改,犹怀送往之情,始验 忠贞,方知臣道,即敕荆州,以礼安厝。”

  太建八年,自周还朝,高宗特降殊礼,赏锡有加。除宜都王谘议参军事,徙安 德宫长秋卿、通直散骑常侍、太中大夫、司州大中正,卒于官。有集十卷。

  子延义,字希忠,少沈敏好学。江陵之陷,随父入关。丁母忧,丧过于礼。及 皓还都,延义乃躬负灵榇,昼伏宵行,冒履冰霜,手足皆皲瘃。及至都,以中风冷, 遂致挛废,数年方愈。稍迁鄱阳王录事参军、沅陵王友、司徒从事中郎。

  张昭,字德明,吴郡吴人也。幼有孝性,色养甚谨,礼无违者。父,常患消 渴,嗜鲜鱼,昭乃身自结网捕鱼,以供朝夕。弟乾,字玄明,聪敏博学,亦有至性。 及父卒,兄弟并不衣绵帛,不食盐醋,日唯食一升麦屑粥而已。每一感恸,必致呕 血,邻里闻其哭声,皆为之涕泣。父服未终,母陆氏又亡,兄弟遂六年哀毁,形容 骨立,亲友见者莫识焉。家贫,未得大葬,遂布衣蔬食,十有馀年,杜门不出,屏 绝人事。时衡阳王伯信临郡,举乾孝廉,固辞不就。兄弟并因毁成疾,昭失一眼, 乾亦中冷苦癖,年并未五十终于家,子胤俱绝。

  高宗世有太原王知玄者,侨居于会稽剡县,居家以孝闻。及丁父忧,哀毁而卒, 高宗嘉之,诏改其所居清苦里为孝家里云。

  史臣曰:人伦之德,莫大于孝,是以报本反始,尽性穷神,孝乎惟孝,不可不 勖矣。故《记》云“塞乎天地”,盛哉!

上一章』『陈书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翻译

写翻译

陈书 列传卷二十六译文

孔子说:“圣人之德,有什么能超过孝呢!”孝是百种行为的根本,人伦的极至。凡在性灵,无不由此。像那奉生尽养,送终尽哀,或者泣血三年,绝浆七,思《蓼莪》诗所写的慕切,追父母养育的恩深,…展开

  孔子说:“圣人之德,有什么能超过孝呢!”孝是百种行为的根本,人伦的极至。凡在性灵,无不由此。像那奉生尽养,送终尽哀,或者泣血三年,绝浆七,思《蓼莪》诗所写的慕切,追父母养育的恩深,或者德感乾坤,诚贯幽显,在历代,都有这种人。陈朝承接梁室的丧乱,风俗浇薄,到迹隐里中门,都无闻视听,今予采缀,聊以备缺。

  殷不害,字长卿,陈郡长平人。祖父殷任。齐豫章王行参军。父亲殷高明,梁朝尚书中兵郎。殷不害生性极孝,居父丧超过礼节,由此少年即知名。家中世代俭仆节约,居住很贫陋。有弟五个,都年幼弱小,殷不害侍奉老母,养育小弟,勤勉无所不至,士大夫以他的诚实厚道行为称道他。

  十七岁,任梁朝廷尉平。殷不害长于政事。兼饰以儒术,名法中有轻重不便的,他就上书言之,多被纳用。大同五年,改为镇西府记室参军,继而以本官兼东宫通事舍人。此时朝廷政事多委任于东宫,殷不害舆舍人庾肩吾逐日奏事。梁武帝曾对殷不害说:“你是文学之士,官吏之事不是你的所长,何不派殷不害来呢?”殷不害被梁武帝所知到如此地步。简文又以殷不害善于事亲,赐他的母亲蔡氏锦裙襦、毡席、被褥,单复全备。左回七年,封束宫步兵校尉。左遣初年,改任平北府谘议参军,舍人照旧。

  侯景叛乱时,殷不害跟从简文入台。到台城陷落,简文在中书省,侯景披戴盔甲率兵入朝晋见,遇门顺道见简文。侯景的士兵都是羌胡杂种族人,他们与简文左右手下人冲突,很不礼貌,侍卫们无不惊恐躲避,惟有殷不害与中庶子徐摘侍立一旁不动。到简文被侯景幽禁,简文派人请殷不害与他居于一处,侯景答应了他,殷不害供奉侍候简文更为恭谨。简文夜间梦见自己吞下一块土,心中很不乐,以此告诉殷不害,殷不害说:“昔日晋文公出奔,野人赠他一块土,他最终返回了晋国,陛下您这梦,不是正符合此事吗?”简文说:“假如上天有征验,但愿此言不假。”

  梁元帝立,以殷不害为中书郎,兼廷尉卿,便带家属西上。江陵陷落,殷不害先在别处督战,不见了母亲在哪裹。其时很冷,冰雪交加,老弱冻死的填满了沟壑。殷不害一路上边行边哭,远近寻找,无所不到,遇见死人在沟水中,就投身而下,扶起来仔细辨看,整个身体冻湿了,汤水不入口,哭泣不停声,这样共七日,才找到母亲的尸体。殷不害对着尸体痛哭,每发音便气绝,行路人无不为之流涕。于是便在江陵暂且殡殓,舆王哀、庾信同入长安,自此蔬食布衣,枯槁瘦骨,见者无不为他悲哀。

  太建七年,从北周还朝,这年韶令封司农卿,继而改任光禄大夫。太建八年,加明威将军、晋陵太守。在郡时感染疾患,帝韶以光禄大夫征还养病。后主登位,加给事中。当初,殷不害回还时,北周留下他的长子殷僧首,便居于关中。祯明三年,京城陷落,殷僧首来迎接,殷不害病死于路上,死时八十五岁。

  殷不佞,字季卿,殷不害的弟弟。少年时即树立名节,居父丧而以极孝为人称道。喜好读书,尤其长于吏术,初任梁朝尚书中兵郎,很有能力。梁元帝承制,授予戎昭将军、武陵王谘议参军。承圣初年,改任武康令。其时兵荒马乱饥荒遍行,百姓流离失所,殷不佞巡抚招集,以布包小儿负之于背而来的人数以千计。值江陵陷落,而母亲死,道路隔绝,殷不佞很久不能奔赴,四年之中,日夜号哭,居处饮食,常守居丧的礼节。高祖受禅,起用为戎昭将军,封娄令。到此时,第四兄殷不齐方到江陵,迎母亲丧棺归葬。殷不佞居处的礼节,仍如开始听闻丧讯时一样,这样又过了三年。殷不佞亲身负土,亲手植种松柏,每年夏天伏日、冬天腊日,必定三天不吃东西。

  世祖登位,封尚书左民郎,殷不佞不就位,后为始兴王谘议参军,兼尚书右丞,改为东宫通事舍人。到世祖崩,废帝继立,高宗为太傅,录尚书辅政,很为朝廷众望所归。殷不佞一向以名节自立,又受委任于束宫,便与仆射到仲举、中书舍人刘魉知、尚书右丞王堡等,策谋假造诏书让高宗出朝。众人犹豫不决,没人敢先发,殷不堡便驰马到相府,当面宣读诏令,命令相王还府第。到事情被揭发,到仲举等都被杀,高宗雅重殷不佞,特赦他,衹是罢免了他的官职而已。

  高宗登位,封殷不佞为军师始兴王谘议参军,加招远将军。不久封大匠卿,未就官,加员外散骑常侍,又兼尚书右丞。继而又改任通直散骑常侍,右丞照旧。越叁五年壁丕堡死,年纪五十六岁。诏赠秘书监。

  殷不佞的第三个兄长凿丕壁,第四个兄长壁丕占,第五个兄长殷不齐,都早死。殷不佞最小,侍奉第二寡嫂退氐十分恭谨,所得俸禄,不入自己私室。他的长子殷梵童,官至尚书金部郎。

  谢贞,字元正,陈郡阳夏人,晋朝太傅安九世孙。祖父谢绥,梁朝著作佐郎、太子舍人。父亲谢蔺,正员外郎,兼散骑常侍。谢贞幼年聪敏,有纯厚的性情。祖母阮氏先前苦于中风眩晕,每次发病便一二天不能吃东西,谢贞其时七岁,祖母不吃,他也不吃,往往这样,亲戚无不为此惊奇。母亲王氏,教授谢贞《论语》、《孝经》,他读完便能背诵。八岁,曾作《春日闲居》五言诗,从舅尚书王筠惊奇他有特别才能,对亲戚说:“此儿将来可成大器,至于‘风定花犹落,一句,可追步谢惠连了。”由此名家辈都知道了谢贞。十三岁,略通《五经》大旨,尤其擅长《左氏传》,工于草书、隶书、虫篆书。十四岁,父丧,号哭于地,气绝而复苏有数次。当初,父亲谢蔺居母阮氏丧,不吃东西哭泣出血而死,家人宾客怕谢贞也会如此,叔父谢洽、族兄谢嵩于是同往华严寺,请长爪掸师为谢贞说法,禅师对谢贞说:“孝子既无兄弟,极须自爱,如忧虑而自毁,谁来赡养母亲呢?”此后谢贞才稍微吃一些稠粥。

  太清之乱,亲属散亡,谢贞在江陵陷没,谢万逃难到番禺,谢贞母亲出家到宣明寺。到高祖受禅,谢万回还乡里,供养谢贞母亲,将近二十年。太建五年,谢贞才还朝,被封智武府外兵参军事。不久改任尚书驾部郎中,继而改为侍郎。到始兴王叔陵任扬州刺史,引祠部侍郎阮卓为记室,征召谢贞为主簿,谢贞不得已才行。不久改任府录事参军,领丹阳丞。谢贞猜度叔陵将会有异志,便与阮卓自动疏远王,每次宴游,便以患疾推辞,不曾参预,叔陵对他们一向钦敬,不以此为罪。不久高宗崩,叔陵叛逆,官府中许多人都被牵连,惟独谢贞与阮卓不受牵连。

  后主乃下诏令谢贞入宫掌中宫管记,改任南平王友,加招远将军,掌记室事。府长史泣堕且汝南封都官尚书,请谢贞撰让表,篷圭览表很为惊奇。堕王曾于宴席时间旦堕道:“你的让表是你自撰的吗?”且堕回答说:“我的表是证贞所作。”后主便命舍人施文庆说:“谢贞在王处,没有禄秩,可赐米百石。”至德三年,谢贞以母丧离职。不久,诏令还府,仍加招远将军,掌记室。谢贞多次启奏坚决辞去,韶令说:“你的启奏已览,详情俱悉,虽知你哀痛在心,但官府需得才,礼节有权夺,可便勉力还府。”谢贞哀痛彻骨,体弱带病,终于不能到官府。其时尚书右丞徐祚、尚书左丞沈客卿都来问候谢贞,见他身体瘦骨伶仃,徐祚等人怆然叹息,慢慢劝谕说:“你年事已衰,礼有恒制,你还是适当引割自全吧。”谢贞于是更为感慨,气绝很久,二人在一旁抽泣,不能自抑,默默地同情而出。徐祚对沈客卿说:“可信啊,孝门有孝子。”沈客卿说:“谢公家传孝道,士大夫谁不敬仰,此次他恐怕不能再起,怎么办?”吏部尚书吴兴姚察与谢贞友好,到谢贞病重,姚察去看望他,问他后事,谢贞说:“我孤子争祸所集,将要随灰入壤了。族子谢凯等基本上已自立,已有书付之,此可以不必仰承厚德。即日迷喘,时间不可移,便可能成为永别。小儿年刚六岁,名靖,字依仁,情寄不能忘,敢请为托。”当夜死,诏令赐给丧事所用米一百斛,布三十匹。后主问姚察道:  “谢贞有什么亲属?”姚察便启奏道:“谢贞有一儿子六岁。”于是韶令长期给予衣服粮食。

  当初,谢贞病重,留书告族子谢凯说:“我少年时遭酷罚,十四岁死了父亲,十六岁正遇上太清之祸,流离去国,二十多年。戒慎小心。于是有同感,得以回还侍奉,守先人的坟墓,于我之分已足了。想不到朝廷采拾我这空薄者,多次致我清阶之处,此使我纵然身死,也不能酬报。今我处忧棘之中,如晷漏将到尽头,将撒手归天,没什么可多念的。我气绝之后,如直接弃之于草野,依僧家尸陁林法,这是我的愿望,我衹是恐怕做得过分不同罢了。可用薄板做棺材周身,置以灵车,盖以苇席,在山坎裹埋之。又我终少兄弟,没有其他子孙,谢靖年纪幼小,还不懂人事,但可以三月施以小床,设香水,尽你们兄弟相厚的情谊,然后就除去,没有益的事,不要做。”

  当初,谢贞在北周曾侍奉趟王读书,赵王就是周武帝的爱弟,对他待以厚遇。赵王曾听左右人说谢贞每当独自一人时必定日夜哭泣,便私下派人访问,知道谢贞母亲已年老,远在江南,便对谢贞说:“我如出宫居之藩国,一定派侍读回家供养老母。”数年以后,赵王果然出宫,便来辞见,当面上奏道:“谢贞极孝而母亲已老,臣愿放还他。”周武帝惊奇赵王的仁爱,便派遣谢贞回还,于是谢贞随聘使杜子晖回国。所有文集,正值兵乱多已不存。

  司马皓,字文升,河内温人人。高祖是晋朝侍中、光禄勋司马柔之,以卢塑王孙绍蛮塞麸王司马攸之后。父亲司马子产,梁朝尚书水部侍郎、后阳太守,即梁武帝的表兄。

  司马皓幼时聪敏机警,有纯厚的性情。十二岁,母丧,孺子敬慕遇礼,汤水不入口,整整过了十天。每当号啕痛哭,必然致使气绝,内外亲戚都怕他不胜丧事。父亲司马子产每每晓之以理,喻之以事,逼他进食稠粥,然而他仍身瘦如骨。服丧毕,以姻戚子弟关系,预入问讯,梁武帝见司马焉瘦弱,叹息很久,对他的父亲司马子产说:“昨日见罗儿面色憔悴,使人看丁心疼。这是不坠家风,是你有这样的儿子。”罗儿,是司马隽的小字。司马焉初任太学博士,又改任正员郎。父丧,哀痛更厉害,建庐在墓侧,一天之内,衹吃薄麦粥一升。墓在新林,连接山陵,旧日多猛兽,司马焉结庐数年,豺狼绝迹。常有两鸠栖宿于庐所,赏玩抚弄不同寻常,新林至今还在传言此事。

  承圣年中,封司马焉为太子庶子。江陵陷落,随例入关,而梁皇室遭屠杀,太子的殡葬处也失所,司马焉以宫中之臣身份,乃向北周朝廷上表,请求还江陵改葬,言辞十分悲切。北周朝廷优韶答道:“昔日主父被杀,孔车有长者之风,彭越遭杀,乐布具陪臣之礼。庶子你乡国已改,还怀有送往之情,始验忠贞,方知臣道,即韶告荆州,以礼安置。”

  太建八年,司马焉自北周还朝,高宗特降殊礼,赏赐有加。封宜都王谘议参军事,改任安德宫长秋卿、通直散骑常侍、太中大夫、司州大中正,死于官任上。有文集十卷。

  司马焉儿子司马延义,字希忠,少年时聪敏好学。江陵陷落,随父亲入关。母丧,服丧超过礼节。到司马嵩还京城,司马延义便亲负灵棺,日伏夜行,冒严寒履冰霜,手脚都冻伤了。到京城时,由于中了风寒,以致造成痉挛残废,数年以后才愈。不久改任鄱阳王录事参军、沅陵王友、司徒从事中郎。

  张昭,字德明,吴郡吴人。幼年有孝性。侍奉父母很谨慎,没有违背礼的地方。父亲张堡,常患消渴病,嗜好吃鲜鱼,昙昭便亲自结纲捕鱼,以供奉父亲早晚吃。弟张干,字玄明,聪敏博学,亦有纯厚性情。到父亲死,兄弟俩都不穿丝绸,不食盐醋,每天衹吃一升麦屑粥。每次一有感触便痛哭,必定哭到呕血,邻里人听到他们的哭声,都为之伤心流泪。为父亲服丧没完,母亲堕氐又死,兄弟俩便六年伤心悲哀,形容枯槁、骨瘦如柴,亲友们见了都不认识他们了。家中贫苦,没法大葬,于是便穿布衣、吃蔬食,十多年中,闭门不出,摒绝人事。其时衡阳王伯值到郡,推举强茧孝廉,他坚决辞谢不肯就位。兄弟俩都因伤悲而患疾,张昭瞎了一只眼,张干也中了冷苦癖病,年纪都不到五十岁就死于家中,都没有子孙后代。

  高宗时有友愿的王知玄,侨居于盒翅型鉴,居家以孝而闻名。到父丧,哀痛毁身而死,直塞嘉奖他,诏令将他所居住的清苦里改名为孝家里。

  史臣曰:人伦之德,莫大于孝,所以报本反始,尽性穷神,惟有孝,不可不勉励。因此《记》说“塞之于天地”,盛啊!

折叠

相关赏析

写赏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齐发国际老虎机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oxnardobgyn.com/bookview/6954.html

热门诗词

古文典籍

热门名句

热门成语


Copyright © 2011-2018 |齐发国际老虎机文网 | 赣ICP备18007976号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