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发国际老虎机

  高祖十一王

  ○永安简平王浚 平阳靖翼王淹 彭城景思王浟 上党刚肃王涣 襄城景王氵 肓 任城王湝 高阳康穆王湜 博陵文简王济 华山王凝 冯翊王润 汉阳敬怀王 洽

  神武皇帝十五男:武明娄皇后生文襄皇帝、文宣皇帝、孝昭皇帝、襄城景王淯、 武成皇帝、博陵文简王济,王氏生永安简平王浚,穆氏生平阳靖翼王淹,大尔朱氏 生彭城景思王浟、华山王凝,韩氏生上党刚王涣,小尔朱氏生任城王湝,游氏生高 阳康穆王湜,郑氏生冯翊王润,冯氏生汉阳敬怀王洽。

  永安简平王浚,字定乐,神武第三子也。初,神武纳浚母,当月而有孕,及产 浚,疑非己类,不甚爱之。而浚早慧,后更被宠。年八岁时,问于博士卢景裕曰: “‘祭神如神在。’为有神邪,无神邪?”对曰;“有。”浚曰:“有神当云祭神 神在,何烦‘如’字?”景裕不能答。及长,嬉戏不节,曾以属请受纳,大见杖罚, 拘禁府狱,既而见原。后稍折节,颇以读书为务。元象中,封永安郡公。豪爽有气 力,善骑射,为文襄所爱。文宣性雌懦,每参文襄,有时涕出。浚常责帝左右,何 因不为二兄拭鼻,由是见衔。累迁中书监、兼侍中。出为青州刺史,颇好畋猎,聪 明矜恕,上下畏悦之。天保初,进爵为王。文宣末年多酒,浚谓亲近曰:“二兄旧 来不甚了了,自登祚已后,识解顿进。今因酒败德,朝臣无敢谏者,大敌未灭,吾 甚以为忧,欲乘驿至邺面谏,不知用吾不。”人有知,密以白帝,又见衔。八年来 朝,从幸东山。帝裸裎为乐,杂以妇女,又作狐掉尾戏。浚进言此非人主所宜。帝 甚不悦。浚又于屏处召杨遵彦,讥其不谏。帝时不欲大臣与诸王交通,遵彦惧以奏。 帝大怒曰:“小人由来难忍!”遂罢酒还宫。浚寻还州,又上书切谏。诏令征浚, 浚惧祸,谢疾不至。上怒,驰驿收浚,老幼泣送者数千人。至,盛以铁笼,与上党 王涣俱置北城地牢下,饮食溲秽共在一所。明年,帝亲将左右临穴歌讴,令浚和之。 浚等惶怖且悲,不觉声战。帝为怆然,因泣,将赦之。长广王湛先与浚不睦,进曰: “猛兽安可出穴。”帝默然。浚等闻之,呼长广小字曰:“步落稽,皇天见汝!” 左右闻者,莫不悲伤。浚与涣皆有雄略,为诸王所倾服,帝恐为害,乃自刺涣,又 使壮土刘桃枝就笼乱刺。槊每下,浚、涣辄以手拉折之,号哭呼天。于是薪火乱投, 烧杀之,填以石土。后出,皮发皆尽,尸色如炭,天下为之痛心。

  后帝以其妃陆氏配仪同刘郁捷,旧帝苍头也,以军功见用,时令郁捷害浚,故 以配焉。后数日,帝以陆氏先无宠于浚,敕与离绝。乾明元年,赠太尉。无子,诏 以彭城王浟第二子准嗣。

  平阳靖翼王淹,字子邃,神武第四子也。元象中,封平阳郡公,累迁尚书左仆 射。天保初,进爵为王,历位尚书令、开府仪同三司、司空、太尉。皇建初,为太 傅,与彭城、河间王并给仗卫、羽林百人。大宁元年,迁太宰。性沉谨,以宽厚称。 河清三年,薨于晋阳,或云鸩终。还葬邺,赠假黄钺、太宰、录尚书事。子德素嗣。

  彭城景思王浟,字子深,神武第五子也。元象二年,拜通直散骑常侍,封长乐 郡公。博士韩毅教浟书,见浟笔迹未工,戏浟曰:“五郎书画如此,忽为常侍开国, 今日后宜更用心。”浟正色答曰:“昔甘罗幼为秦相,未闻能书。凡人唯论才具何 如,岂必动夸笔迹。博士当今能者,何为不作三公?”时年盖八岁矣。毅甚惭。

  武定六年,出为沧州刺史,为政严察,部内肃然。守令参佐,下及胥吏,行游 往来,皆自赍粮食。浟纤介知人间事。有隰沃县主簿张达尝诣州,夜投人舍,食鸡 羹,浟察知之。守令毕集,浟对众曰:“食鸡羹何不还价直也?”达即伏罪。合境 号为神明。又有一人从幽州来,驴驮鹿脯。至沧州界,脚痛行迟,偶会一人为伴, 遂盗驴及脯去。明旦,告州。浟乃令左右及府僚吏分市鹿脯,不限其价。其主见脯 识之,推获盗者。转都督、定州刺史。时有人被盗黑牛,背上有白毛。长史韦道建 谓中从事魏道胜曰:“使君在沧州日,擒奸如神,若捉得此贼,定神矣。”浟乃诈 为上府市牛皮,倍酬价直,使牛主认之,因获其盗。建等叹服。又有老母姓王,孤 独,种菜三亩,数被偷。浟乃令人密往书菜叶为字,明日市中看菜叶有字,获贼。 尔后境内无盗,政化为当时第一。天保初,封彭城王。四年,征为侍中,人吏送别 悲号。有老公数百人相率具馔曰:“自殿下至来五载,人不识吏,吏不欺人,百姓 有识已来,始逢今化。殿下唯饮此乡水,未食此乡食,聊献疏薄。”浟重其意,为 食一口。七年,转司州牧,选从事皆取文才士明剖断者,当时称为美选。州旧案五 百余,浟未期悉断尽。别驾羊修等恐犯权戚,乃诣阁谘陈。浟使告曰:“吾直道而 行,何惮权戚,卿等当成人之美,反以权戚为言。”修等惭悚而退。后加特进,兼 司空、太尉,州牧如故。太妃薨,解任,寻诏复本官。俄拜司空,兼尚书令。济南 嗣位,除开府仪同三司、尚书令、领大宗正卿。皇建初,拜大司马,兼尚书令,转 太保。武成入承大业,迁太师、录尚书事。浟明练世务,果于断决,事无大小,咸 悉以情。赵郡李公统预高归彦之逆,其母崔氏即御史中丞崔昂从父子,兼右仆射魏 收之内妹也。依令,年出六十,例免入官。崔增年陈诉,所司以昂、收故,崔遂获 免。浟摘发其事,昂等以罪除名。

  自车驾巡幸,浟常留邺。河清三年三月,群盗田子礼等数十人谋劫浟为主,诈 称使者,径向浟第,至内室,称敕牵浟上马,临以白刃,欲引向南殿。浟大呼不从, 遂遇害,时年三十二,朝野痛惜焉。初浟未被劫前,其妃郑氏梦人斩浟头持去,恶 之,数日而浟见杀。赠假黄钺、太师、太尉、录尚书事,给辒辌车。子宝德嗣,位 开府,兼尚书左仆射。

  上党刚肃王涣,字敬寿,神武第七子也。天姿雄杰,俶傥不群,虽在童幼,恒 以将略自许。神武壮而爱之,曰:“此儿似我。”及长,力能扛鼎,材武绝伦。每 谓左右曰:“人不可无学,但要不为博士耳。”故读书颇知梗概,而不甚耽习。元 象中,封平原郡公。文襄之遇贼,涣年尚幼,在西学,闻宫中哗,惊曰:“大兄必 遭难矣!”弯弓而出。武定末,除冀州刺史,在州有美政。天保初,封上党王,历 中书令、尚书左仆射。与常山王演等筑伐恶诸城。遂聚邺下轻薄,凌犯郡县,为法 司所纠。文宣戮其左右数人,涣亦被谴。六年,率众送梁王萧明还江南,仍破东关, 斩梁特进裴之横等,威名甚盛。八年,录尚书事。

  初,术士言亡高者黑衣,由是自神武后,每出行,不欲见沙门,为黑衣故也。 是时文宣幸晋阳,以所忌问左右曰:“何物最黑?”对曰:“莫过漆。”帝以涣第 七子为当之,乃使库真都督破六韩伯升之邺征涣。涣至紫陌桥,杀伯升以逃,凭河 而度,土人执以送帝。铁笼盛之,与永安王浚同置地牢下。岁余,与浚同见杀,时 年二十六。以其妃李氏配冯文洛,是帝家旧奴,积劳位至刺史,帝令文洛等杀涣, 故以其妻妻焉。

  至乾明元年,收二王余骨葬之,赠司空,谥曰刚肃。有敕李氏还第。而文洛尚 以故意,修饰诣李,李盛列左右,引文洛立于阶下,数之曰:“遭难流离,以至大 辱,志操寡薄,不能自尽,幸蒙恩诏,得反藩闱。汝是谁家孰奴,犹欲见侮!”于 是杖之一百,流血洒地。涣无嫡子,庶长子宝严以河清二年袭爵,位金紫光禄大夫、 开府仪同三司。

  襄城景王淯,神武第八子也。容貌甚美,弱年有器望。元象中,封章武郡公。 天保初,封襄城郡王。二年春,薨。齐氏诸王选国臣府佐,多取富商群小、鹰犬少 年,唯襄城、广宁、兰陵王等颇引文艺清识之士,当时以此称之。乾明元年二月, 赠假黄铖、太师、太尉、录尚书事。无子,诏以常山王演第二子亮嗣。

  亮字彦道,性恭孝,美风仪,好文学。为徐州刺史,坐夺商人财物免官。后主 败奔邺,亮从焉,迁兼太尉、太傅。周师入邺,亮于启夏门拒守。诸军皆不战而败, 周军于诸城门皆入,亮军方退走。亮入太庙行马内,恸哭拜辞,然后为周军所执。 入关,依例授仪同,分配远边,卒于龙州。

  任城王湝,神武第十子也,少明慧。天保初封。自孝昭、武成时,车驾还邺, 常令湝镇晋阳,总并省事,历司徒、太尉、并省录尚书事。天统三年,拜太保、并 州刺史,别封正平郡公。时有妇人临汾水浣衣,有乘马人换其新靴驰而去者,妇人 持故靴,诣州言之。湝召城外诸妪,以靴示之,绐曰:“有乘马人在路被贼劫害, 遗此靴焉,得无亲属乎?”一妪抚膺哭曰:“儿昨著此靴向妻家。”如其语,捕获 之。时称明察。武平初,迁太师、司州牧,出为冀州刺史,加太宰,迁右丞相、都 督、青州刺史。湝频牧大藩,虽不洁己,然宽恕为吏人所怀。五年,青州崔蔚波等 夜袭州城,湝部分仓卒之际,咸得齐整,击贼,大破之。拜左丞相,转瀛州刺史。 及后主奔邺,加湝大丞相。

  及安德王称尊号于晋阳,使刘子昂修启于湝:“至尊出奔,宗庙既重,群公劝 迫,权主号令,事宁终归叔父。”湝曰:“我人臣,何容受此启。”执子昂送邺。 帝至济州,禅位于湝,启竟不达。湝与广宁王孝珩于冀州召募得四万余人,拒周军。 周齐王宪来伐,先遣送书并赦诏,湝并沉诸井。战败,湝、孝珩俱被擒。宪曰: “任城王何苦至此?”湝曰:“下官神武帝子,兄弟十五人,幸而独存,逢宗社颠 覆,今日得死,无愧坟陵。”宪壮之,归其妻子。将至邺城,湝马上大哭,自投于 地,流血满面。至长安,寻与后主同死。

  妃卢氏,赐斛斯征,蓬首垢面,长斋不言笑。征放之,乃为尼。隋开皇三年, 表请文帝葬湝及五子于长安北原。

  高阳康穆王湜,神武第十一子也。天保元年封。十年,稍迁尚书令。以滑稽便 辟,有宠于文宣,常在左右,行杖以挞诸王。太后深衔之。其妃父护军长史张晏之 尝要道拜湜,湜不礼焉。帝问其故,对曰:“无官职汉,何须礼。”帝于是擢拜晏 之为徐州刺史。文宣崩,兼司徒,导引梓宫,吹笛,云“至尊颇知臣不”,又击胡 鼓为乐。太后杖湜百余,未几薨。太后哭之哀,曰:“我恐其不成就,与杖,何期 带创死也!”乾明初,赠假黄钺、太师、司徒、录尚书事。子士义袭爵。

  博陵文简王济,神武第十二子也。天保元年封。济尝从文宣巡幸,在路忽忆太 后,遂逃归。帝怒,临以白刃,因此惊恍。历位太尉。河清初,出为定州刺史。天 统五年,在州语人云:“计次第亦应到我。”后主闻之,阴使人杀之。赠假黄钺、 太尉、录尚书事。子智袭爵。

  华山王凝,神武第十三子也。天保元年,封新平郡王;九年,改封安定;十年, 封华山。历位中书令、齐州刺史,就加太傅。薨于州,赠左丞相、太师、录尚书。 凝诸王中最为孱弱,妃王氏,太子洗马王洽女也,与仓头奸,凝知而不能限禁。后 事发,王氏赐死,诏杖凝一百。其愚如此。

  冯翊王润,字子泽,神武第十四子也。幼时,神武称曰:“此吾家千里驹也。” 天保初封。历位东北道大行台、右仆射、都督、定州刺史。润美姿仪,年十四五, 母郑妃与之同寝,有秽杂之声。及长,廉慎方雅,习于吏职,至摘发隐伪,奸吏无 所匿其情。开府王回洛与六州大都督独孤枝侵窃官田,受纳贿赂,润按举其事。二 人表言,王出送台使,登魏文旧坛,南望叹息,不测其意。武成使元文遥就州宣敕 曰:“冯翊王少小谨慎,在州不为非法,朕信之熟矣。登高远望,人之常情,鼠辈 欲横相间构,曲生眉目。”于是回洛决鞭二百,独孤枝决杖一百。寻为尚书令,领 太子少师,历司徒、太尉、大司马、司州牧、太保、河南道行台、领录尚书,别封 文成郡公、太师、太宰,复为定州刺史。薨,赠假黄钺、左丞相。子茂德嗣。

  汉阳敬怀王洽,字敬延,神武第十五子也。天保元年封。五年,薨,年十三。 乾明元年,赠太保、司空。无子,以任城王第二子建德为后。

上一章』『北齐书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翻译

写翻译

北齐书 列传卷十译文

神武皇帝十五个儿子:武明娄皇后生文襄皇帝、文宣皇帝、孝昭皇帝、襄城景王高清、武成皇帝、博陵文简王高济,王氏生永安筒子王高浚,穆氏生平阳靖翼王高淹,大氽朱氏生彭城景思王高澈、华山王高…展开

  神武皇帝十五个儿子:武明娄皇后生文襄皇帝、文宣皇帝、孝昭皇帝、襄城景王高清、武成皇帝、博陵文简王高济,王氏生永安筒子王高浚,穆氏生平阳靖翼王高淹,大氽朱氏生彭城景思王高澈、华山王高凝,韩氏生上党刚肃王高涣,小氽朱氏生任城王高浩,游氏生高阳康穆王高浞,郑氏生冯翊王高润,冯氏生汉阳敬怀王高洽。

  永安简平王高浚,字定乐,神武的第三个儿子。起初神武娶高浚的母亲,当月就有了身孕,等到生了高浚,怀疑不是自己的后代,不很喜欢他。但高浚很早就聪明,后来更受到宠爱。年龄八岁时,向博士卢景裕问道:“祭神如神在。是有神呢,还是没有神呢?”回答说:“有。”高浚说:“有神应当说祭神神在,为什么麻烦如,字?”卢景裕不能回答。等长大后,嬉戏没有节制,曾因请托接受贿赂,被用棍棒狠狠地惩罚了一顿,关在官府的牢狱裹,不久被饶恕。后来渐渐克制自己,把读书当成正事。

  元象年间,封为永安郡公。豪爽有气力,善于骑马射箭,受到文襄的宠爱。文宣性情懦弱,每次参见文襄,有时流着眼泪出来。高浚常常责备皇帝身边的人,为什么不替二哥擦鼻子,因此被记恨。逐渐升迁到中书监、兼侍中。出任青州刺史,很喜欢打猎,聪明宽厚有同情心,上下的人又怕他又喜欢他。天保初年,进升爵位为王。塞宣末年经常饮酒,直逡对亲近的人说:“二哥过去不怎么聪明,自从登基以后,见识有了长进。现在因为饮酒败坏德行,朝中大臣没有敢规劝的,大敌没有消灭,我感常忧虑,想乘驿马到邺城当面规劝,不知听不听我的。”有人知道了,秘密把这事告诉了皇帝,又被记恨。天保八年前来朝见,跟随皇帝到了东山。皇帝裸露身体取乐,伴有妇女,又做狐狸掉尾巴的游戏。高逡进言,这不是君主应该做的。皇帝非常不高兴。直堕又在隐蔽的地方找来彊:垦,指责他不去规劝。皇帝当时不愿意大臣和各王结交来往,挝遵童害怕把逭事上奏。皇帝大怒说:“小人我从来难以忍耐”于是停止酒宴回到宫中。高浚不久返回青州,又上书恳切规劝。皇帝下诏书命令征召直逡,产逡害怕有祸,称病不来。皇帝发怒,乘坐驿马快行来拘捕高浚,老老小小哭着送行的有几千人。到了以后,装在铁笼裹,和上党王直逸一起关在北城的地牢下,吃竭大小便都在一个地方。第二年,皇帝亲自带着身边的人来到洞穴边唱歌,命令高浚应和。高浚等人支害怕悲伤,不觉声音打战。皇帝感到伤心,于是哭了起来,打算赦免他们。长广王高湛先前同高浚不和,进言说:“猛兽怎么能够出洞”皇帝沉默。产涂等人听到后,呼喊着长广王的小名说:“步莲稽,上天看见你了!”周围听到的,没有不悲伤的。产逡和产渔都有雄才大略,被各王倾心佩服,皇帝担心受害,就亲自刺高涣,又命壮士刘型噬走近铁笼。槊每次刺下,高浚、高涣就用手拉住折断,号哭着呼喊上天。于是将柴火乱扔过去,烧死了他们,填入石头和土。后来挖出来,皮和头发都没了,尸体的颜色就像木炭。天下人为他们感到痛心。

  后来皇帝将直浚的妃子陆氏配给仪同刘郁捷,他是已故皇帝的奴仆,因作战有功被任用,

  当时命令刘郁捷杀害王浚,所以将陆氏配给他。过了几天,皇帝因陆氏先前没受到产篮的宠爱,诏令和刘郁捷离婚。茎塱元年,赠直逡为太尉。产堕没有儿子,下诏书将堑球王产邀的第二个儿子产准过继给他。

  平阳靖翼王高淹,字子邃,神武的第四个儿子。元象年间,封为平阳郡公,逐渐升迁到尚书左仆射。天保初年,进升爵位为王,历任尚书令、开府仪同三司、司空、太尉。皇建初年,任太傅,和彭城王、河间王都给随身卫士、羽林军一百人。大宁元年,升任太宰。性格沉稳谨慎,以宽厚著称。河清三年,在晋阳薨,有人说是被毒酒毒死。送回葬在邺城,追蹭假黄铁、太宰、录尚书事。儿子高德素继承王位。

  彭城景思王高澈,字子深,神武的第五个儿子。元象二年,授任通直散骑常侍,封为长乐郡公。博士韩毅教高澈写字,看到高澈的笔迹不工整,对高沘开;玩笑说:“五郎写字作画像这样,忽然成为常侍开国,今后应更加用心。”高澈神色严肃地回答说:“以前甘罗少年成为秦国的丞相,没有听说他能够写字,所有人衹评论才干怎么样,难道一定要夸耀写字的笔迹。博士现在能写字,为什么不作三公?”当时年纪大约八岁。韩毅十分惭愧。  

  武定六年,出任沧州刺史,治理政事严厉明察,辖界内秩序井然。太守县令僚属,下到小吏,出行往来,都自带粮食。高澈精细知道人世的事情。有个湿沃县主簿张达曾经到州裹,夜晚投宿在别人家裹,吃了鶸汤,高澈调查知道了这事。太守县令全都来了,高澈对大家说:“吃了鶸汤为什么不付钱。”张达立即认罪。整个境内称他像神一样明智。又有一个人从幽州来,驴子驮着鹿脯。到了沧州界内,脚痛走得慢,偶然遇上一个人作同伴,就偷走了驴和鹿脯离去。第二天,告到州裹。高澈就命令身边的人和官府中的僚属分别去买鹿脯,不限它的价钱。鹿脯的主人看到鹿脯认得是自己的,追究捉住了盗贼。转任都督、定州刺史。当时有人被偷走了黑牛,背上有白毛。长史韦道建对中从事魏道胜说:“使君在沧州的时候,捉邪恶像神一样,如果捉住这个盗贼,一定是神了。”高澈就假装为上级官署买

  牛皮,付给加倍的价钱,让牛的主人辨认,于是捉住了偷牛的盗贼。韦道建等人感叹钦服。又有姓王的老妈妈,孤身独处,种了三亩菜,几次被偷。高澈就命令人秘密地在菜叶上写上字,第二天在集市上看到菜叶上有字,捉住了盗贼。以后辖界内没有盗贼,治政教化是当时第一。天保初年,封为彭城王。天保四年,征召任侍中,百姓官吏送别时悲伤地哭号。有几百个老翁相继而来摆好食物说:“自从殿下来逭裹五年了,人不认识官吏,官吏不欺负人,老百姓有记忆以来,开始遇上今天的教化。殿下衹喝造裹的水,没有吃这裹的食物,姑且表示微薄的心意。”高澈被他们的心意所感动,吃了一口。天保七年,转任司州牧,选拔从事官都选取有文才能明辨决断的人,当时称为美好的选择。州裹的旧案五百多个,高澈不到一年全都断案完毕。别驾羊脩等人担心触犯权贵外戚,就到门上禀告陈述。高澈派人告诉说:“我是走直道,为什么害怕权贵外戚,卿等应当成人之美,反而拿权贵外戚作为说辞。”羊脩等人又惭愧又惊恐地退了回去。后来加授特进,兼司空、太尉,如往常任州牧。太妃薨,解除职任,不久诏令恢复本任官职。不久授任司空,兼尚书令。济南王继承皇位,授任开府仪同三司、尚书令、领大宗正卿。皇建初年,授任大司马,兼尚书令,转太保。武成继承大业,迁任太师、录尚书事。高澈通晓政务,果断作出决定,事无论大小,全都出自情感。趟郡李公统参预高归彦的叛乱,他的母亲崔氏就是御史中丞崔昂从父的女儿,又是右仆射魏收的妻妹。按照法令,年龄超过六十,照例免除没入官府。崔氏增加年岁陈诉,主管部门因崔昂、魏收的缘故,崔氏就获得免入官府。高澈揭发了这件事,崔昂等人因罪免除官职。

  自从皇帝在外出巡,高澈经常留在邺城。河清三年三月,田子礼等几十人的一群盗贼图谋劫持高澈为君主,假装说是使者,径直去高漱的住宅,到了内室,说有韶令将高澈牵上马,用刀刃逼着,想带到南殿。高澈大声呼喊不肯服从,于是被害,当时年纪三十二岁,朝野对此感到痛惜。当初高澈被劫持前,他的妃子郑氏梦见有人砍下高澈的头带走,厌恶这个梦,几天后高澈被杀。赠假黄绒、太师、太尉、录尚书事,给韫棘车。儿子高实德继承王位,官位开府,兼尚书左仆射。

  上党刚肃王高涣,字敬寿,神武的第七个儿子。姿容雄伟高大,豪爽洒脱不同寻常,虽然在童年,经常以用兵的谋略自夸。神武认为豪壮而喜爱他,说:“这儿子像我。”等到长大,力气大能举起大鼎,才能武艺无人可比。经常对身边的人说:“人不可不学习,但不要做博士罢了。”所以读书祇知大概,并不深入学习。

  元象年间,封为平原郡公。文襄遇到盗贼,高涣年纪还小,在西房学习,听到宫中喧闹,惊讶地说:“大哥一定遭难了!”拉开弓出来。武定末年,授任冀州刺史,在州裹治政有好名声。天保初年,封为上党王,历任中书令、尚书左仆射。同常山王高演等修筑伐恶各城。于是聚集邺下轻浮无赖的人,欺凌郡县,被主管法律的官员举报,文宣杀了他身边的几个人,高涣也受到责备。天保六年,带领军队护送梁王萧明回长江以南,于是攻下东关,杀了梁特进裴之横等人,威名大震。天保八年,录尚书事。

  当初,占卜预测吉凶的人说使高氏灭亡的是穿黑衣服的,因此从神武以后,每次出行,不愿看到和尚,因他们穿黑衣服的缘故。这时文宣到晋阳,将这个忌讳问身边的人说:“什么东西最黑?”回答说:“莫过于漆。”文宣帝因高涣是第七个儿子和“漆”对应,就派库真都督破六韩伯升到邺城征召高涣。高涣到了紫陌桥,杀了破六韩伯升逃走,徒步涉水过河,当地人捉住了他送给皇帝。用铁笼装着他,和永安王高浚一起关在地牢下。一年多后,和高浚一起被杀,当时年纪二十六岁。将他的妃子李氏配给冯文洛,冯文洛是皇帝家旧时的奴仆,积累功劳官位做到刺史,皇帝下令冯文洛等人杀了高涣,所以将他的妻子嫁给他。

  到了干明元年,收集二王残剩的骨骸埋葬了他们,赠司空,谧号称刚肃。有诏令李氏回藩王府。但冯文洛还有旧情,打扮一番到李氏那裹。李氏排列好很多身边的人,带着冯文洛站在台阶下,责骂他说:“遭难流落,以至受巨大的耻辱,志节操守寡薄,不能自杀,幸亏蒙受恩德的诏书,能够返回藩王的宫室。你是谁家的奴仆,还能再被你侮辱!”于是用棍棒打了冯文洛一百下,流出的血洒在地上。高涣没有正妻所生的儿子,姬妾生的大儿子高实严在河清二年继承爵位,官位金紫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

  襄城景王高清,神武的第八个儿子。容貌很美,二十上下的年龄就有才气和名望。元象年间,封为章武郡公。天保初年,封为襄城郡王。天保二年春天,薨。齐氏各王选拔封国臣子僚属,大多选取富商的子弟、架鹰牵犬的年轻人,祇有襄城王、广宁王、兰陵王等招引有文才学问高洁有见识的人,在当时因此受到称赞。干明元年二月,赠假黄铁、太师、太尉、录尚书事。没有儿子,下诏书将常山王高演的第二个儿子高亮继承爵位。

  直台字彦道,性情恭谨孝顺,风度仪表美好,喜欢文学。任徐州刺史,因夺取商人财物被免除官职。后主战败逃奔邺城,高亮跟随着他,升任兼太尉、太傅。周国军队进入邺城,高亮在启夏门拒守。各军都不战就溃败,周国军队在各城门都进入了,高亮军队才退走。高亮进入太庙阻拦人马通行的木障内,痛哭行礼辞别,然后被挝军队捉住。进入盟内,依照旧例授予仪同,分配到遥远的边境,死在龙州。

  任城王直擅,控远的第十个儿子。年轻时聪明颖慧。刮呈初年封为任垣玉。自从耋晅、重眯时,皇帝回到錾撼,常常命令产遣镇守置荡,总领茬省事,历任司徒、太尉、差省绿尚书事。

  天统三年,授任太保、并州刺史,另封正平郡公。当时有个妇人在汾水边洗衣服,有骑马的人换走她的新靴子奔驰离去,妇人拿着逭人的旧靴子,到州裹告了这事。高潸召来城外各老妇人,把靴子拿给她们看,哄骗说:“有个骑马的人在路上被贼寇拦劫杀害,留下遣双靴子,难道没有亲属吗?”一个老妇人拍着胸口哭着说:“我儿子昨天穿着逭靴子去妻子家。”按她说的话,抓获了这个人。当时称高浩头脑明智观察精细。亘旺初年,迁任太师、丑业牧,出任冀业刺史,加授太宰,迁任右丞相、都督、青州刺史。高潸一再主管大州,虽然自己不够廉洁,然而宽恕待人被官吏百姓所怀念。天统五年,青州崔蔚波等人夜裹袭击州城,高潸在仓促之间指挥调度,都整齐有序,攻打贼寇,把他们打得大败。授任左丞相,转任瀛州刺史。等到后主逃奔邺城,加授高阶大丞相。

  等到安德王在置荡称帝,派型王显写信给产道:“皇帝出奔,宗庙既然重要,各王公大臣逼迫劝进,暂且行使君主的号令,事情安定后终究还给叔父。”直道说:“我是臣子,怎能容忍接受这样的信。”将刘子昂抓起来送到邺城。皇帝到达擅,把帝位让给产道,信竟然没有送到。高迫和卢空王直耋茧在冀业招募到四万多人,抵御墨厘军队。且查王室文襄帝前来讨伐,先派人送来信和赦免的韶书,高谐都沉到井裹。战败,高遣、产耋堕都被活捉。皇文襄帝说:“任擅王何苦这样?”直遣说:“下官是控亘堕的儿子,兄弟十五人,幸运地独自活下来,遇到宗庙社稷颠覆,今天能够死去,无愧于祖上的陵墓。”宇文宪认为他豪壮,送还他的妻子儿女。将要到邺城,高遣在马上大哭,自己一头栽在地上,血流满面。到了长安,不久和后主一同死去。

  妃子卢旦赐给魁堑蛮,她头发蓬乱满脸污垢,吃长斋不说不笑。斛斯征放了她,就作了尼姑。堕优塱皇三年,上表请求隋文帝在长安北原安葬了高潸以及五个儿子。高阳康穆王矗堡,越宝的第十一个儿子。天保元年封王。天保十年,逐渐升迁到尚书令。以滑稽巧言,受到文宣帝的宠爱。经常在身边,执行杖刑来打各王。太后深深地记恨他。他妃子的父亲护军长史张晏之曾经在路上给高浞行礼,高浞没有回礼,皇帝问其中的缘故,回答说:“没有官职的人,为什么需要回礼。”皇帝于是提拔张晏之为徐州刺史。文宣帝崩逝,兼任司徒,在前面引导棺椁,吹着笛子,说“至尊知道臣子吗”,又敲击胡鼓奏乐。太后用棍棒打了高浞一百多下,不久薨。太后哭得很悲哀,说:“我恐怕他不能成器,用杖打他,哪想到他受伤而死。”干明初年,追赠假黄铁、太师、司徒、录尚书事。儿子高士义继承爵位。

  博陵文简王高济,神武的第十二个儿子。天保元年封王。高济曾经跟随文宣帝出巡,在路上忽然思念太后,于是逃了回去。皇帝发怒,用刀刃逼着他,因此受惊神情洸惚。历任太尉。河清初年,出任定州刺史。天统五年,在州裹告诉别人说:“按次序也该轮到我了。”后主听说后,秘密派人杀了他。追赠假黄铁、太尉、录尚书事。儿子高智继承爵位。

  华山王高凝,神武的第十三个儿子。天保元年,封为新平郡王;天保九年,改封安定王;天保十年,封华山王。历任中书令、齐州刺史,加授太傅。在州裹薨,赠左丞相、太师、录尚书。高凝是各王中最孱弱的,妃子王氏,是太子洗马王洽的女儿,和奴仆通奸,高凝知道了却不能制止。后来事情暴露,王氏被赐自尽,下韶书棍打高凝一百。他的愚钝就像这样。

  冯翊王高润,字子泽,神武的第十四个儿子。小时候,神武称赞他说:“这是我家的千里驹。”天保初年封王。历任东北道大行台、右仆射、都督、定州刺史。高润姿容仪表美好,十四五岁,母亲郑妃和他同睡,有淫秽嘈杂的声音。等到长大,清廉谨慎方正高雅,对官吏的职事熟悉,直到揭发无人知道的奸伪之事,奸邪的官吏不能隐瞒他们的实情。开府王迥洛和六州大都督独孤枝侵占盗窃官田,收受贿赂,高润检举了遣事。这两人揭露说,王出来为台使送行,登上魏文帝的旧坛,望着南方叹息,猜测不到他心中的意思。武成派元文遥到州裹宣布韶书说:“冯翊王年轻时就谨慎,在州裹不干非法的事,朕深深信任他。登高望远,人之常情,鼠辈小人想轻易挑拨离间,横生事端。”于是王迥洛被判决鞭打二百,独孤枝被判决杖打一百。不久任尚书令,兼任太子少师,历任司徒、太尉、大司马、司州牧、太保、河南道行台、领录尚书,另封文成郡公,太师、太宰,又任定州刺史。薨,追赠假黄钹、左丞相。儿子高茂德继承爵位。

  汉阳敬怀王直捡,字塑王,!魑的第十五个儿子。型呈元年封王。型呈五年,薨,时年十三岁。莲塱元年,追蹭太保、司空。没有儿子,将任球王的第二个儿子产建坛作为后嗣。

折叠

相关赏析

写赏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齐发国际老虎机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oxnardobgyn.com/bookview/7099.html

热门诗词

古文典籍

热门名句

热门成语


Copyright © 2011-2018 |齐发国际老虎机文网 | 赣ICP备18007976号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