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发国际老虎机

  文襄六王

  ○河南康舒王孝瑜 广宁王孝珩 河间王孝琬 兰陵武王孝瓘 安德王延宗渔 阳王绍信

  文襄六男:文敬元皇后生河间王孝琬,宋氏生河南王孝瑜,王氏生广宁王孝珩, 兰陵王长恭不得母氏姓,陈氏生安德王延宗,燕氏生渔阳王绍信。

  河南康舒王孝瑜,字正德,文襄长子也。初封河南郡公,齐受禅,进爵为王。 历位中书令、司州牧。初,孝瑜养于神武宫中,与武成同年相爱。将诛杨愔等,孝 瑜预其谋。及武成即位,礼遇特隆。帝在晋阳,手敕之曰:“吾饮汾清二杯,劝汝 于邺酌两杯。”其亲爱如此。孝瑜容貌魁伟,精彩雄毅,谦慎宽厚,兼爱文学,读 书敏速,十行俱下,覆棋不失一道。初,文襄于邺东起山池游观,时俗眩之。孝瑜 遂于第作水堂、龙舟,植幡槊于舟上,数集诸弟宴射为乐。武成幸其第,见而悦之, 故盛兴后园之玩,于是贵贱慕斅,处处营造。

  武成常使和土开与胡后对坐握槊,孝瑜谏曰:“皇后天下之母,不可与臣下接 手。”帝深纳之。后又言赵郡王父死非命,不可亲。由是睿及士开皆侧目。士开密 告其奢僭,睿又言山东唯闻河南王,不闻有陛下。帝由是忌之。尔朱御女名摩女, 本事太后,孝瑜先与之通,后因太子婚夜,孝瑜窃与之言。武成大怒,顿饮其酒三 十七杯。体至肥大,腰带十围。使娄子彦载以出,鸩之于车。至西华门,烦热躁闷, 投水而绝。赠太尉、录尚书事。子弘节嗣。

  孝瑜母,魏吏部尚书宋弁孙也,本魏颍川王斌之妃,为文襄所纳,生孝瑜,孝 瑜还第,为太妃。孝瑜妃,卢正山女,武成胡后之内姊也。孝瑜薨后,宋太妃为卢 妃所谮诉,武成杀之。

  广宁王孝珩,文襄第二子也。历位司州牧、尚书令、司空、司徒、录尚书、大 将军、大司马。孝珩爱赏人物,学涉经史,好缀文,有伎艺。尝于厅事壁自画一苍 鹰,见者皆以为真,又作朝士图,亦当时之妙绝。

  后主自晋州败奔邺,诏王公议于含光殿。孝珩以大敌既深,事藉机变,宜任城 王领幽州道兵入土门,扬声趣并州;独孤永业领洛州兵趣潼关,扬声趣长安;臣请 领京畿兵出滏口,鼓行逆战。敌闻南北有兵,自然溃散。又请出宫人珍宝赐将士, 帝不能用。承光即位,以孝珩为太宰。与呼延族、莫多娄敬显、尉相愿同谋,期正 月五日,孝珩于千秋门斩高阿那肱,相愿在内以禁兵应之,族与敬显自游豫园勒兵 出。既而阿那肱从别宅取便路入宫,事不果。乃求出拒西军,谓阿那肱、韩长鸾、 陈德信等云:“朝廷不赐遣击贼,岂不畏孝珩反耶?孝珩破宇文邕,遂至长安,反 时何与国家事。以今日之急,犹作如此猜疑。”高、韩恐其变,出孝珩为沧州刺史。 至州,以五千人会任城王于信都,共为匡复计。周齐王宪来伐,兵弱不能敌。怒曰: “由高阿那肱小人,吾道穷矣!”齐叛臣乞扶令和以槊剌孝珩坠马,奴白泽以身扞 之,孝珩犹伤数处,遂见虏。齐王宪问孝珩齐亡所由,孝珩自陈国难,辞泪俱下, 俯仰有节。宪为之改容,亲为洗创傅药,礼遇甚厚。孝珩独叹曰:“李穆叔言齐氏 二十八年,今果然矣。自神武皇帝以外,吾诸父兄弟无一人得至四十者,命也。嗣 君无独见之明,宰相非柱石之寄,恨不得握兵符,受庙算,展我心力耳。”至长安, 依例授开府、县侯。后周武帝在云阳,宴齐君臣,自弹胡琵琶,命孝珩吹笛。辞曰: “亡国之音,不足听也。”固命之,举笛裁至口,泪下呜咽,武帝乃止。其年十月, 疾甚,启归葬山东,从之。寻卒,令还葬邺。

  河间王孝琬,文襄第三子也。天保元年封。天统中,累迁尚书令。初,突厥与 周师入太原,武成将避之而东。孝琬叩马谏,请委赵郡王部分之,必整齐,帝从其 言。孝琬免胄将出,帝使追还。周军退,拜并州刺史。

  孝琬以文襄世嫡,骄矜自负。河南王之死,诸王在宫内莫敢举声,唯孝琬大哭 而出。又怨执政,为草人而射之。和士开与祖珽谮之,云:“草人拟圣躬也。又前 突厥至州,孝琬脱兜鍪抵地,云‘岂是老妪,须着此’。此言属大家也。”初,魏 世谣言:“河南种谷河北生,白杨树头金鸡鸣。”珽以说曰:“河南、河北,河间 也。金鸡鸣,孝琬将建金鸡而大赦。”帝颇惑之。时孝琬得佛牙,置于第内,夜有 神光。昭玄都法顺请以奏闻,不从。帝闻,使搜之,得镇库槊幡数百。帝闻之,以 为反。讯其诸姬,有陈氏者无宠,诬对曰“孝琬画作陛下形哭之”,然实是文襄像, 孝琬时时对之泣。帝怒,使武卫赫连辅玄倒鞭挝之。孝琬呼阿叔,帝怒曰:“谁是 尔叔?敢唤我作叔!”孝琬曰:“神武皇帝嫡孙,文襄皇帝嫡子,魏孝静皇帝外甥, 何为不得唤作叔也?”帝愈怒,折其两胫而死。瘗诸西山,帝崩后,乃改葬。子正 礼嗣,幼聪颖,能诵《左氏春秋》。齐亡,迁绵州卒。

  兰陵武王长恭,一名孝瓘,文襄第四子也。累迁并州刺史。突厥入晋阳,长恭 尽力击之。芒山之败,长恭为中军,率五百骑再入周军,遂至金墉之下,被围甚急, 城上人弗识,长恭免胄示之面,乃下弩手救之,于是大捷。武士共歌谣之,为《兰 陵王入阵曲》是也。历司州牧、青瀛二州,颇受财货。后为太尉,与段韶讨栢谷, 又攻定阳。韶病,长恭总其众。前后以战功别封巨鹿、长乐、乐平、高阳等郡公。

  芒山之捷,后主谓长恭曰:“入阵太深,失利悔无所及。”对曰:“家事亲切, 不觉遂然。”帝嫌其称家事,遂忌之。及在定阳,其属尉相愿谓曰:“王既受朝寄, 何得如此贪残?”长恭未答。相愿曰:“岂不由芒山大捷,恐以威武见忌,欲自秽 乎?”长恭曰:“然。”相愿曰:“朝廷若忌王,于此犯便当行罚,求福反以速祸。” 长恭泣下,前膝请以安身术。相愿曰:“王前既有勋,今复告捷,威声太重,宜属 疾在家,勿预事。”长恭然其言,未能退。及江淮寇扰,恐复为将,叹曰:“我去 年面肿,今何不发。”自是有疾不疗。武平四年五月,帝使徐之范饮以毒药。长恭 谓妃郑氏曰:“我忠以事上,何辜于天,而遭鸩也!”妃曰:“何不求见天颜?” 长恭曰:“天颜何由可见。”遂饮药薨。赠太尉。

  长恭貌柔心壮,音容兼美。为将躬勤细事,每得甘美,虽一瓜数果,必与将士 共之。初在瀛州,行参军阳士深表列其赃,免官。及讨定阳,士深在军,恐祸及。 长恭闻之曰:“吾本无此意。”乃求小失,杖士深二十以安之。尝入朝而仆从尽散, 唯有一人,长恭独还,无所谴罚,武成赏其功,命贾护为买妾二十人,唯受其一。 有千金责券,临死日,尽燔之。

  安德王延宗,文襄第五子也。母陈氏,广阳王妓也。延宗幼为文宣所养,年十 二,犹骑置腹上,令溺己脐中,抱之曰:“可怜止有此一个。”问欲作何王,对曰: “欲作冲天王。”文宣问杨愔,愔曰:“天下无此郡名,愿使安于德。”于是封安 德焉。为定州刺史,于楼上大便,使人在下张口承之。以蒸猪糁和人粪以饲左右, 有难色者鞭之。孝昭帝闻之,使赵道德就州杖之一百。道德以延宗受杖不谨,又加 三十。又以囚试刀,验其利钝。骄纵多不法。武成使挞之,杀其昵近九人,从是深 自改悔。兰陵王芒山凯捷,自陈兵势,诸兄弟咸壮之。延宗独曰:“四兄非大丈夫, 何不乘胜径入?使延宗当此势,关西岂得复存!”及兰陵死,妃郑氏以颈珠施佛。 广宁王使赎之。延宗手书以谏,而泪满纸。河间死,延宗哭之泪亦甚。又为草人以 像武成,鞭而讯之曰:“何故杀我兄!”奴告之,武成覆卧延宗于地,马鞭挝之二 百,几死。后历司徒、太尉。

  及平阳之役,后主自御之,命延宗率右军先战,城下擒周开府宗挺。及大战, 延宗以麾下再入周军,莫不披靡。诸军败,延宗独全军。后主将奔晋阳,延宗言: “大家但在营莫动,以兵马付臣,臣能破之。”帝不纳。及至并州又闻周军已入雀 鼠谷,乃以延宗为相国、并州刺史,总山西兵事。谓曰:“并州阿兄自取,儿今去 也。”延宗曰:“陛下为社稷莫动,臣为陛下出死力战。”骆提婆曰:“至尊计已 成,王不得辄沮。”后主竟奔邺。在并将率咸请曰:“王若不作天子,诸人实不能 出死力。”延宗不得已,即皇帝位,下诏曰:“武平孱弱,政由宦竖,衅结萧墙, 盗起疆埸。斩关夜遁,莫知所之,则我高祖之业将坠于地。王公卿士,猥见推逼, 今便祗承宝位。可大赦天下,改武平七年为德昌元年。”以晋昌王唐邕为宰辅,齐 昌王莫多娄敬显、沐阳王和阿于子、右卫大将军段畅、武卫将军相里僧伽、开府韩 骨胡、侯莫陈洛州为爪牙。众闻之,不召而至者,前后相属。延宗容貌充壮,坐则 仰,偃则伏,人笑之,乃赫然奋发。气力绝异,驰骋行阵,劲捷若飞。倾覆府藏及 后宫美女,以赐将士,籍没内参千余家。后主谓近臣曰:“我宁使周得并州,不欲 安德得之。”左右曰:“理然。”延宗见士卒,皆亲执手,陈辞自称名,流涕呜咽。 众皆争为死,童儿女子亦乘屋攘袂,投砖石以御周军。特进、开府那卢安生守太谷, 以万兵叛。周军围晋阳,望之如黑云四合。延宗命莫多娄敬显、韩骨胡拒城南,和 阿于子、段畅拒城东。延宗亲当周齐王于城北,奋大槊,往来督战,所向无前。尚 书令史沮山亦肥大多力,捉长刀步从,杀伤甚多。武卫兰芙蓉、綦连延长皆死于阵。 阿于子、段畅以千骑投周。周军攻东门,际昏,遂入。进兵焚佛寺门屋,飞焰照天 地。延宗与敬显自门入,夹击之,周军大乱,争门相填压,齐人从后斫刺,死者二 千余人。周武帝左右略尽,自拔无路,承御上士张寿辄牵马头,贺拔佛恩以鞭拂其 后,崎岖仅得出。齐人奋击,几中焉。城东厄曲,佛恩及降者皮子信为之导,仅免, 时四更也。延宗谓周武帝崩于乱兵,使于积尸中求长鬣者,不得。时齐人既胜,入 坊饮酒,尽醉卧,延宗不复能整。周武帝出城,饥甚,欲为遁逸计。齐王宪及柱国 王谊谏,以为去必不免。延宗叛将段畅亦盛言城内空虚。周武帝乃驻马,鸣角收兵, 俄顷复振。诘旦,还攻东门,克之,又入南门。延宗战,力屈,走至城北,于人家 见禽。周武帝自投下马,执其手。延宗辞曰:“死人手何敢迫至尊。”帝曰:“两 国天子,有何怨恶,直为百姓来耳。勿怖,终不相害。”便复衣帽,礼之。先是, 高都郡有山焉,绝壁临水,忽有黑书见,云:“齐亡延宗。”洗视逾明。帝使人就 写,使者改亡为上。至是应焉。延宗败前,在邺厅事,见两日相连置,以十二月十 三日晡时受敕守并州,明日建瘭号,不间日而被围,经宿,至食时而败。年号德昌, 好事者言其得二日云。既而周武帝问取邺计,辞曰:“亡国大夫不可以图存,此非 臣所及。”强问之,乃曰:“若任城王援邺,臣不能知,若今主自守,陛下兵不血 刃。”

  及至长安,周武与齐君臣饮酒,令后主起舞,延宗悲不自持。屡欲仰药自裁, 傅婢苦执谏而止。未几,周武诬后主及延宗等,云遥应穆提婆反,使并赐死。皆自 陈无之,延宗攘袂,泣而不言。皆以椒塞口而死。明年,李妃收殡之。

  后主之传位于太子也,孙正言窃谓人曰:“我武定中为广州士曹,闻襄城人曹 普演有言,高王诸儿,阿保当为天子,至高德之承之,当灭。”阿保谓天保,德之 谓德昌也,承之谓后主年号承光,其言竟信云。

  渔阳王绍信,文襄第六子也。历特进、开府、中领军、护军、青州刺史。行过 渔阳,与大富人钟长命同床坐。太守郑道盖谒,长命欲起,绍信不听,曰:“此何 物小人,而主人公为起。”乃与长命结为义兄弟,妃与长命妻为姊妹,责其阖家幼 长皆有赠贿,钟氏因此遂贫。齐灭,死于长安。

上一章』『北齐书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翻译

写翻译

北齐书 列传卷十一译文

文襄帝有六个儿子:文敬五皇后河间生了王孝琬,文敬元皇后生河间王孝琬,宋氏生河南王孝瑜,王氏生广宁王孝珩, 兰陵王长恭不得母氏姓,陈氏生安德王延宗,燕氏生渔阳王绍信。  河南康舒王高…展开

  文襄帝有六个儿子:文敬五皇后河间生了王孝琬,文敬元皇后生河间王孝琬,宋氏生河南王孝瑜,王氏生广宁王孝珩, 兰陵王长恭不得母氏姓,陈氏生安德王延宗,燕氏生渔阳王绍信。

  河南康舒王高孝瑜,字正德,文襄的大儿子。起初封为河南郡公,齐国接受禅位,进升爵位为王。历任中书令、司州牧。

  起初,高孝瑜在神武宫中抚养,舆武成同岁而相互爱护。将要杀掉杨情等人,高孝瑜参预了其中的谋划。等到武成登皇帝位,得到特别的优厚待遇。皇帝在晋阳,亲手写韶令说:“我饮汾清二杯,劝你在邺城酌饮两杯。”他受亲近爱护就像这样。高孝瑜容貌魁伟,神采勇武刚毅,谦谨宽厚,加上喜爱文学,读书敏捷迅速,一目十行,下完棋后再重新摆开不错失一道。起初,文襄在邺城束面修起山池游赏观览,世俗感到眼花缭乱。高孝瑜于是在住宅兴建水堂、龙舟,在船上插上旗帜长矛,多次召集弟弟们宴饮射箭取乐。武成到他的住宅,看到后很高兴,所以大肆兴建后园的玩物,因此无论贵贱的人都羡慕仿效,处处修建。

  武成经常让和士开和胡后相对坐着玩握槊的游戏,高孝瑜进谏说:“皇后是天下人的母亲,不能和臣下手相接触。”皇帝诚恳地接受了他的意见。后来又说趟郡王的父亲死于非命,不能亲近。因此直数和和士开都对他含恨斜视。和士开秘密告发他奢侈僭越,高靓又说山束祇听说河南玉,没听说有陛下。皇帝因此忌恨他。尔朱御女名叫麈玄,本来侍奉太后,高孝瑜先和她私通,后来藉太子结婚的夜裹,高孝瑜偷偷和她说话。亘递大怒,一下子灌了他三十七杯酒。身体直到粗大,腰带十围。派娄子彦用车载着他出宫,在车上给他喝了毒酒。到了西华门,烦热躁闷,投水而死。追赠太尉、绿尚书事。儿子高弘节继承爵位。

  高孝瑜的母亲,是魏固吏部尚书塞垒的孙女,本是委困颖川王五筮之的妃子。被文襄帝娶来,生了高孝瑜,高孝瑜回到住宅,成为太妃。直耋逾的妃子,是卢正山的女儿,亘噬毒妪家的姐姐。高孝瑜薨后,宋太妃受到卢起的谗言诬告,武成杀了她。

  卢窒王产耋堑,是文襄帝的第二个儿子。历任司塑牧、尚书令、司空、司徒、录尚书、大将军、大司马。直耋蛮喜欢品赏人物,读书涉及经史,喜欢写文章,有艺术才能。曾经在厅事壁上画了一只苍鹰,看到的人都以为是真的,又画了朝士图,也是当时的精妙绝伦之作。

  奎王从置业战败逃奔整继,韶令王公在贪韭腿商议。直赵认为大敌已经深入,事情要藉助机诈权变。应该派任城王率领幽州道的军队进入±置,扬言奔赴差丛;猩巫丞塞率领盘出的军队奔赴撞飓,扬言要奔赴垦窒;臣请求带领京畿的军队出遥旦,击鼓进军迎战。敌人听说南北有军队,自然溃散。又请求拿出宫女珍宝赏赐将士,皇帝不能采纳。丞光继承帝位,任命高孝珩为太宰。舆坠至递、莫多娄敬显、尉相愿共同谋划,约定正月五,高孝珩在千秋门斩杀高阿那肱,慰扭题在宫内派禁兵接应他,呼延族和莫多娄敬题从游豫园指挥军队出来。不久高阿那肱从别的住宅取便路进入宫内,事情不能成功。于是请求出外抵抗西边旦固的军队,对高阿那肱、整昼鸾、陈德信等人说:“朝廷不赐给调遣的军队攻打贼寇,难道不怕高孝珩谋反吗?高孝珩打败宇文邕,于是到了长安,这样的反和国家的事有什么两样。以今天的危急,还作这样的猜疑”高阿那肱、韩长鸾担心其中有变,调出高孝珩任沧州刺史。到了州裹,带领五千人到信都和任城王会合,共同谋划匡复国家的计策。周国齐王宇文宪前来讨伐,兵力弱小不能抵挡。愤怒地说:“由着高阿那肱这小人,我的路走到尽头了!”齐国叛臣乞扶令和用长矛把高孝珩刺下马,奴仆白泽用身体护着他,高孝珩还是伤了好几处,于是被俘。齐王宇文宪向高孝珩询问齐国灭亡的原因,高孝珩自己陈说国家的灾难,说着说着眼泪流了出来,一举一动都有节制。宇文宪为此脸上露出感动的神情。亲自给他洗伤口敷上药,以礼相待十分优厚。高孝珩独自感叹地说:“李穆叔说齐氏二十八年,现在真是这样的。从神武皇帝以外,我的父亲兄弟们没有一人能活到四十岁,命运啊。继位的君主没有独到见解的明智,宰相不是柱石般的寄托,恨不能掌握兵符,接受朝廷的谋划,施展我的心智和力量。”到了长安,依照惯例授给开府、县侯。后来周武帝在云阳,宴请齐国的君臣,亲自弹着胡琵琶,命令高孝珩吹笛子。推辞说:“亡国的声音,不值得听。”坚持命令他,举起笛子才到嘴边。眼泪流下低声抽泣,周武帝于是作罢。遣年十月,病重,上书请求回去葬在山东,依从了他。不久死去,下令送回去葬在邺城。

  河间王高孝琬,文襄的第三个儿子。天保元年封王。天统年间,逐渐升迁到尚书令。当初,突厥和周国军队进入太原,武成将要躲避他们去东边。高孝琬勒住马进谏,请求委任赵郡王指挥军队,一定井然有序,皇帝听从了他的话。高孝琬脱去头盔将要出去,皇帝派人把他追了回来。周国军队撤退,授任并州刺史。

  高孝琬因是文襄的继承人,骄傲自负。河南王死的时候,各王在宫内没有敢吭声的,衹有高孝琬大哭着出来。又抱怨执政的人,制作草人用箭射它。和士开和祖埏谗毁他说:“草人是模拟皇帝。又过去突厥到州裹,高孝琬脱去头盔掷在地上,说‘难道是老妇人,须要用这个。逭话是暗指天子。”当初,魏国民间童谣说:“河南种谷河北生,白杨树头金鸡鸣。”祖埏以此说道:“河南、河北,是指河间。金鶸呜,是高孝琬将建立金鸡而大赦天下。”皇帝对此十分疑惑。当时高孝琬得到佛牙,放在住宅内,夜裹有神奇的光彩。昭玄都法顺请求上奏给皇帝,没有听从。皇帝听说后,派人搜查,得到镇库的长矛旗帜几百件。皇帝听说后,认为是谋反。审讯他的姬妾们,有个姓陈的不受宠爱,诬陷回答说:“高孝琬画了陛下的像对着它哭。”然而实际上是文襄的画像,高孝琬时常对着它哭。皇帝发怒,派武卫赫连辅玄倒过鞭子打他。高孝琬呼喊阿叔,皇帝发怒说:“谁是你的叔?敢唤我作叔!”高孝琬说:“神武皇帝的嫡亲孙子,文襄皇帝的嫡亲儿子,魏孝静皇帝的外甥,为什么不能唤作叔?”皇帝更加愤怒,折断他的两条腿死去。草草埋在西山,皇帝崩逝后,于是改葬。儿子高正礼继承爵位,小时候聪明,能背诵《左氏春秋》。齐国灭亡,迁移到绵州死去。

  兰陵武王高长恭,一名孝璇,文襄的第四个儿子。逐渐升迁到并州刺史。突厥进入晋阳,高长恭尽力反击。芒山失败,高长恭任中军,带领五百骑兵再次冲入周国军队中,于是到了金墉城下,被围困十分紧急,城上的人不认识他,高长恭脱去头盔露出面孔,于是派下弓弩手救援他,于是大胜。武士一起唱歌歌颂他,就是《兰陵王入阵曲》。历任司州牧,青州、瀛州二州刺史,接受很多财物。后来任太尉,和段韶讨伐柏谷,又攻打定阳。段韶患病,高长恭统率他的部属。前后因战功另封钜鹿、长乐、乐平、高阳等郡公。

  芒山的胜利,后主对高长恭说:“进入敌阵太深,失利后悔就来不及了。”回答说:“家裹的事关系密切,不觉就这样了。”皇帝嫌他称是家裹的事,于是忌恨他。等到在定阳,他的属下尉相愿对他说:“王既然接受朝廷的委托,为什么变得这样贪婪残忍?”高长恭没有回答。尉相愿说:“难道不是因为芒山大捷,担心因威望勇力受到忌恨,想糟践自己吗?”高长恭说:“是这样。”尉相愿说:“朝廷如果忌恨王,在这个犯法的事上就应当实行惩罚,求福反会加速祸患的到来。”高长恭哭着流下眼泪,跪着向前请求给以

  保全性命的办法。尉相愿说:“王以前既然有功勋,现在又报告胜利,威名声望太重,应该假托有病在家,不要参预政事。”高长恭认为他的话说的对,但未能退下来。等到长江淮水一带被侵扰,担心又作为将领,叹息道:“我去年脸肿,现在为什么不发作。”从此有病不治。武平四年五月,皇帝派徐之范给他毒药要他喝下去。高长恭对妃子郑氏说:“我忠心事奉皇上,对天有什么错,却遭受鸩毒。”妃子说:“为什么不请求见皇上。”高长恭说:“皇上怎么可以见到。”于是喝毒药薨。追赠太尉。

  高长恭相貌柔和内心豪壮,声音姿容都很美。担任将领亲自辛勤处理琐细小事,每次得到甜美的食物,即使是一个瓜几个果子,一定和将士共同分享。起初在瀛州,行参军阳士深上表列举他的贪脏之事,被免除官职。等到讨伐定阳,阳士深在军中,担心灾祸到来。高长恭听说这事说:“我本来没有这个意思。”于是求小的过失,用棍棒打了阳士深二十下来使他安心。曾经入朝而仆从都散去了,衹有一人,高长恭独自回来,没有责罚。武成奖赏他的功劳,命令贾护给他买妾二十人,衹接受其中的一个。有一千金的债券,临死那天,把它们全烧掉了。

  安德王高延宗,文襄的第五个儿子。母亲陈氏,是广阳王的歌妓。高延宗幼年时被文宣帝抚养,十二岁了,还骑坐在肚子上,让他尿在自己的肚脐裹,抱着他说:“可怜祇有这一个。”问想作什么王,回答说:“想作冲天王。”文宣帝问杨情,杨情说:“天下没有这个郡的名字,希望让他安于德。”于是封为安德王。任定州刺史,在楼上大便,要人在下边张开口接着。用蒸猪食掺和人的粪便给身边的人吃,有为难神色的鞭打他。孝昭帝知道后,派趟道德到州裹用棍棒打了他一百下。趟道德因高延宗接受棍打不恭谨,又加了三十下。又用囚犯试刀,验看刀的利钝。骄横放纵多干违法的事。武成帝派人鞭打他,杀了和他亲近的九个人,从此自己深深地改正悔过。兰陵王芒山凯旋报捷,自己陈述军阵形势,兄弟们都认为壮勇。衹有高延宗说:“四哥不是个大丈夫,为什么不乘胜直接进入?假使我高延宗处在这个形势,关西难道能够继续存在。”等到兰陵王死,妃子郑氏将颈珠施给佛家。广宁王派人将其赎回来。高延宗亲手写信规劝,而眼泪流满了纸,河问王死,高延宗哭他的眼泪也很多。又制作草人来模拟武成帝,鞭打并审讯他说:“为什么杀我的哥哥!”奴仆告发了他,武成帝让高延宗趴着躺在地上,用马鞭打了他二百下,几乎死去。后来历任司徒、太尉。

  到了乎阳战役,后主亲自指挥军队,命令高延宗率领右军先战,在城下活捉了周国的开府宗挺。等到大战,高延宗带领部下再次冲入周国军队中,所向披靡。各军战败,高延宗独自保全了军队。后主将要逃奔晋阳,高延宗说:“天子衹在军营中不要动,把兵马交给臣,臣能够打败他们。”皇帝没有采纳。等到了并州,又听说周国军队已进入雀鼠谷,就任命高延宗为相国、并州刺史,统领山西军事。对他说:“并州,阿哥自己占有,我现在离开了。”高延宗说:“陛下为社稷不要动,臣为陛下拼出死力作战。”骆提婆说:“皇上的主意已定,王不能阻拦。”后主最后逃奔3困。在差她的将帅都请求说:“王如果不作天子,大家实在不能拼死出力。”高延宗不得已,登皇帝位,下韶书说:“武平孱弱,政事经由太监小人,在内部挑起事端,在边境兴起盗贼。夺关在夜裹逃走,无人知道去了哪儿,那么我高祖的基业将要丧失。王公卿士,被他们推举逼迫,今天就恭敬地继承帝位。可以大赦天下,改武平七年为德昌元年。”任命晋昌王唐邕为宰相,齐昌王莫多娄敬显、沭阳王和阿于子、右卫大将军堡蝗、武卫将军相里僧伽、开府韩置塑、堡墓速洛州为党羽。大家听说后,没有召唤就来了的,前后相继。高延宗容貌壮实,坐着就仰着脸,向后仰就脸朝下,人都笑起来,于是精神振奋。气力独特不凡,快马奔驰摆开军阵,敏捷有力就像飞一样。全部拿出府库中的贮藏和后宫的美女,来赏赐将士,抄没太监一千多家。后主对身边的臣子说:“我宁可让周国得到并州,也不想让安德王得到它。”身边的人说:“道理是这样的。”高延宗见士兵,都亲自握手,陈说自称名字,流着眼泪哭泣。大家都争着为他效死,儿童女人也上了屋顶捋着袖子,投下砖石来抵抗周国军队。特进、开府那卢安生防守太谷,带领一万士兵叛变。周国军队包围了晋阳,看上去就像黑色的云四面汇合。高延宗命令莫多娄敬显、韩骨胡拒守城南,和阿于子、段畅拒守城束。高延宗亲自在城北抵挡周齐王,举起大矛,来往督战,所向无人敢挡在前面。尚书令史沮山也健壮有力,握着长刀步行跟随,杀伤很多。武卫兰芙蓉、綦连延长都死在阵前。

  和阿于子、段畅带着一千骑兵投降了周国。周国军队攻打束门,黄昏时候,攻进城。进城的士兵焚烧佛寺的门屋,飞起的火焰照亮了天地。高延宗和莫多娄敬显从门进入,夹击他们,周国军队大乱,争着过门口而相互填压,齐国人从后面砍刺,死去的有两千多人。周武帝周围的人差不多没了,自己逃脱没有路,承御上士张寿就牵着马头,贺拔佛恩用鞭子在后面赶,高低不平刚刚能出来。齐国人奋勇进击,几乎击中了周武帝。城束面两边高险中间狭窄道路曲折,贺拔佛恩和投降的人皮子信为他们引导,仅能逃脱,当时是四更天。高延宗认为周武帝死在乱军中,派人在堆积的死尸中寻找长胡须的人,没有找到。当时齐国人已经胜利,进入坊内喝酒,全都醉了躺下,高延宗不再能整顿。周武帝出城,十分饥饿,想作逃走的打算。齐王宇文宪和柱国王谊规劝,认为离去一定不能逃脱。高延宗的叛变将领段畅也一再说城内空虚。周武帝就停下马,吹响号角收兵,不久又振作起来。清晨,返回攻打东门,攻占了它,又进入南门。高延宗交战,力量用尽,逃到城北,在一户人家裹被捉。周武帝自己跳下马,握住他的手。高延宗推辞说:“死人的手怎么敢接近天子。”周武帝说:“两国的天子,有什么怨恨,衹是为百姓来罢了。不要害怕,终究不会害你。”派人送来衣帽,对他以礼相待。在这之前,高都郡有座山,一面绝壁靠近水,忽然有黑字出现,说“齐亡延宗”,擦洗后再看更加明晰。皇帝派人靠近书写,使者把“亡”字改为“上”。到逭时应验了。高延宗失败前,在邺城厅事,看见两个太阳连在一起,在十二月十三日晡时接受韶令防守并州,第二天建立尊号,没隔一天而被包围,经过一夜,到吃早饭的时候战败。年号德昌,好事的人说遣衹能两曰。不久周武帝询问夺取邺越的计策。推辞说:“亡国大夫不可以谋划国家存亡的大事,逭不是臣所做得到的。”强制问他,就说:“如果任城王援助邺城,臣不能知道,如果现在的君主自己防守,陛下兵不血刃。”

  等到了长安,周武帝和齐国的君臣一起喝酒,命令后主跳舞,高延宗悲痛不能控制自己。几次想喝毒药自杀,照顾他的婢女苦苦拉住规劝才停止。不久,周武帝诬陷后主以及高延宗等人,说是遥相呼应穆提婆谋反,派人都赐自尽。都自己陈述没有这事,高延宗捋起袖子,哭泣着不说话。都用花椒塞住死去。第二年,李妃收尸将他们安葬。

  后主传位给太子,孙正言私下对人说:“我毖室年间任卢塑士曹,听说塞垣人萱登远有这样的话,直至的儿子们,阿保应当做天子,到了高德之承之,就会灭亡。”阿保是说天保,德之是说垄旦,承之是说厘王的年号丞光,他的话竟然成事实。

  渔阳王绍信,文襄帝的第六个儿子。历任特进、开府、中领军、护军、青州刺史。路过渔疆,和大富人钟长命同床坐着。太守鄞j谴谒见,钟长命想站起来,高绍信不让,说:“这是什么小人,而主人公为他站起来。”于是和钟长佥结为义兄弟,妃子和钟长命的妻子结为姐妹,要求他全家老小都赠送财物,钟旦因此就穷了。变旦灭亡,产钮值死在垦叁。

折叠

相关赏析

写赏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或整理自网络),原作者已无法考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齐发国际老虎机文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www.oxnardobgyn.com/bookview/7101.html

热门诗词

古文典籍

热门名句

热门成语


Copyright © 2011-2018 |齐发国际老虎机文网 | 赣ICP备18007976号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