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发国际老虎机

作者:陈才天发布日期:2012-02-12

「陈才天:物象心理学第七章」正文

凡是认识、记忆的事物及其规律,在头脑中是某种物质形态的存在,而不是语言形式的存在。语言翻译就是证明。我们把头脑中这种物质形态称之为“物象心理”。

第七章 物象思维

我国心理学界公认非语言思维即形象(具体)思维和动作思维等。但认知心理学受到美国心理学思潮影响,仍将思维局限在语言思维。本文指出形象思维的局限性,提出了物象思维假设,探讨了语言思维与物象思维转换假设。

我国心理学界公认非语言思维即形象(具体)思维和动作思维等。但认知心理学受到美国心理学思潮影响,仍将思维局限在语言思维。本文指出形象思维的局限性,提出了物象思维假设,探讨了语言思维与物象思维转换假设。

一、物象思维假设

在我国文艺理论和数理化教学研究中,公认了“形象思维”是认识事物的普遍方式。哲学家齐振海(《认识论新论》1988)讨论了形象思维;哲学家夏甄陶(《认识发生论》1991)运用表象思维。心理学者叶奕乾等人讨论“直观行动思维”和“具体形象思维”。(叶奕乾,179~180。)现在,中国心理学界已公认了形象(具体)思维的三种形态:⑴学龄前儿童(3岁~7岁)的形象思维,特点是只利用事物的具体形象解决问题。⑵成年人利用表象进行问题解决的形象思维。⑶在高度分析、综合、抽象、概括的基础上,具有概括性质的形象思维。(林崇德.,1453。) 这为提出“物象思维”观点提供了有利的学术环境。但是,在认知心理学专著中,由于受到美国认知心理学术思潮的影响,没有涉及非语言思维。由此,我们在“形象思维” 或“表象思维”观点的基础上,提出物象思维假设。

首先,“形象思维”或“表象思维”是物象思维假设的理论基础之一。

其次,物象思维的主要特征:一是它突破“形象思维“ 或“表象思维”感性直观的局限性,它包括智力对非直观事物结构的猜测、推导或类比性想象。二是它包括智力认知事物性质、功能、关系、作用的非语言思维。下面,分别讨论直观物象思维、非直观物象思维。

这里用得上爱因斯坦的名言:“那些思想不是以语言的形式来临的,我极少用语言来思考,一旦思想来临,我事后也许会想到用语言去表达它。”詹姆斯说:“伟大的思想家会预见性地在一瞬间窥见事物之间的全部关系,整个过程发生的速度是如此之快以至于无法言表”

二、直观物象思维

直观物象思维包括形象思维或表象思维。但是,心理学对非语言的抽象、判断和推理鲜有讨论。

(一) 物象抽象

张述祖、沈德立认为,“表象比知觉高一级,主要表现在表象的概括程度上。在表象里出现的东西是知觉里边的主要梗概,至于知觉中的细节常常被忽略了。正是由于表象的概括性比知觉高,所以当我们出现某类事物的表象时,总是它的常见而显著的形象。”(张述祖,375。)实际上,这就是在论证有非语言的抽象,产生抽象物(表)象。

物象抽象可以在认知心理学理论与认知心理实验材料中找到许多的论据。例如,原型匹配,视觉信息的抽象,原型理论等,它们都涉及物象抽象的认知心理样态。又如,亚尔布斯(Yarbus,1967)提出一种关于模式识别的观点,认为有这样一种可能:长时记忆中储存着某种抽象的模式作为原型,而不是对无数种不同的模式甚至分解成各种特征。于是,一个模式就可以对照原型进行检验,如果发现相似之处,则该模式就得到识别。比起模板匹配,人类身上的原型匹配假设看似更适合于神经学上的经济性和记忆搜索过程。又如,L.索尔所等(2005/2008)认为:“趋中模型认为原型表征的是一组样例的平均数或均值。Posner及其同事(1967)的研究倾向于支持这种模型。比如,Posner和Keele(1968)相信,原型在数学上可以表征为多维空间内的一个假设点,各个特征的平均距离在此交汇。从Posner和Reed的实验中,我们看到,人们怎样将一个图形抽象成原型。因此,原型是储存在记忆中的一种抽象物,它表征着一个类别的趋中倾向。”(索尔所,118。)神经心理学家尹文刚认为知觉与表象在抽象性上的差别是,“表象则是在多次知觉的基础上形成而在客体不存在的时候出现的,所以具有抽象性,不是特异的某一客体的表征,而往往是一类事物的概括性反映。”(尹文刚,200)语词(概念)起源于物象心理。张述祖、沈德立认为,“表象的概括性比概念低。儿童心理的发展,就是由知觉到表象,然后再由表象到概念的。”(张述祖,375。)这就是说,语词是对于事物物象进行心理抽象产生的。任何一个语词符号都意指代表一个相应的物体、事态,就是哲学称之为概念,语言学称之为词义的东西。换句话说,任何一个概念的心理样态就是该语词即语符意指事物的物象。如果说概念是抽象思维得出的话,那么它首先就是抽象物象的心理样态,然后才有向语词转换的思维活动。因此,心理学家们在研究概念形成的心理过程时,不得不使用人工图片的策略、方式。例如布鲁纳,古德诺和奥斯汀(Bruner, Coodnow and Austin,1956)提出一种理论,认为概念形成是一种主动形成假设和检验假设的过程。他们用了一套81张的卡片,这些卡片上的图形按四个维度(形状、颜色、数目、边数),每一维度上有三价(如形状这一维度有方、圆、十字架)而变化。全部卡片如图所示。(张述祖,477。)

现代心理学对概念形成问题的三个学说,都表明概念起源依赖于物象抽象。一是以赫尔(Hull,1920)为代表的共同因素说认为,概念形成是将一类事物的共同因素抽象出来并对它作出相同的反应。二是以古德(Osgood,1953)为代表的共同中介说,认为概念形成是获得对一组刺激的共同中介反应。三是假设检验说。这个学说是布鲁纳(Bruner)、古德诺 (Goodnow) 和奥斯汀(Austin)等人(1956)首先提出。在人工概念的实验验证中确定了被试在假设检验过程中使用的四种策略:⑴同时扫描;⑵继时扫描;⑶保守性聚焦;⑷博弈性聚焦。(郭秀艳,510。) 显而易见,它们都体现了物象抽象的思维特征。因此,语词概念的概括性来自对于物象的抽象思维,语词即概念是对物象进行抽象的一种心理表征。问题是语词有具体词汇与抽象词汇的分别。从物象理论上讲,任何一个词都有心理物象。但根据表象理论,在语言认知心理实验中,被试往往对一个抽象词没有产生表象。原因在于有词汇代表的事物是智力认知对象,难以直接产生表象或表象性差。

加图片:人工概念实验。(王、159。)

物象抽象的脑神经机制。20世纪40年代,神经心理学家戈尔茨坦(Goldstein)根据临床对思维障碍的研究,提出两种性质上不同的思维和行动模式,一种是抽象的,另一种是具体的。正常人可以根据情境的需要运用这两种机能。额叶损伤的患者,可以继续运用具体的思维模式,但在抽象机能上则会出现一些障碍。戈尔茨坦将抽象模式分解为8个运作方面,基本上都是涉及抽象物象思维。例如,从外部世界或从内部世界体验中分出自我,等等。

(二) 物象判断

心理学家们已经承认了非语言的直接判断思维活动。林崇德等人认为,“直接判断是判断的一种形式,不需要复杂思维活动参与的感知形式的判断。”(林崇德,1686。)直接判断分相对判断和绝对判断两种。如给被试听频率为100、200、300、400、500、的声音,要求他判断从最低到最高声音的频率差异,或两个光同时出现,要求其判断两个光的强弱。这种判断称为相对判断。若标准刺激不在眼前,是依靠记忆对事物作判断的,称为绝对判断。如,在不用尺子的情况下对长度作出估量。在实验中,可用词表达,也可用动作表达。如让被试看强弱不同的光刺激,要求他口头报告判断结果,也可要求他按光的强弱不同按不同的电键。显而易见,对“感知形式的判断”就是物象判断。

如果研究一下乒乓球比赛就会发现,运动员就是在应用直接判断进行比赛的。在比赛中,运动员要面对对手来球做出迅速的反应-直接判断,也就是物象判断。但物象判断并不是“不需要复杂思维活动参与的感知形式的判断”。例如, 乒乓球速度非常快,据电子测速器测定球速最快时达到140km/h。在乒乓球高速运动的状态中,运动员还要根据对方来球的旋转方向、角度、速度做出判断,决定自己回球的力量、速度、角度、旋转方向等。在毫秒单位时间内,队员要对这一切做出准确的判断,语言毫无用处。在这里,感知觉和智力认知能力相互结合在一起共同发生作用,进行着迅速、准确的物象判断。形成了运动员各自不同特点的接发球技术和进攻、防守策略,使乒乓球比赛精彩纷呈。

(三)物象推理

如果说,逻辑学主要研究推理的形式和规则,心理学则着重研究推理在人脑中的表征和运用的话;那么,演绎推理、归纳推理和类比推理都是物象推理。例如,演绎推理的前提是关于事物一般特征的真实判断,到特殊事例的推理形式;归纳推理是从特殊事例即个别对象,到它们共同的(本质)特征。虽然,演绎推理、归纳推理离不开外部语言表征。但是,从推理的认知心理过程来说,它们都是由物象心理表征到运用抽象物象推理与具体物象推理的结果。语言推理的形式,不过是表达物象推理过程的工具而已。

至于类比推理,则是儿童具有认知心理能力,语言作用更少、更小。我国心理学者查子秀对3岁~6岁超常智力儿童;(查子秀,373~381。)王亚同对3.5岁~5岁儿童(王亚同,8~14。)和李鹏对3岁~5岁儿童(李鹏,)进行类比推理能力及发展的实验研究。实验材料与内容是⑴图形类比推理,(2)实物图片类比推理,(3)数概括类比推理等。儿童在这些类比推理实验中的思维方式不能用形象推理来包括。因为实验中有关于两种事物之间的从属、对立、因果、功用等类比推理的内容。因此,类比推理也是物象推理。

此外,斯坦福-比内智力量表的修订后形成的第四版中,就有非语言形式的推理。在修订的斯坦福-比内智力量表一中设四个能区,其中就有“抽象/视觉推理能区”即“空间逻辑推理和抽象概括能力”,这就是非语言推理。在智力量表二中设“非语言推理/视觉化因子”。 解亚宁、戴晓阳认为,“在实际应用时,作者主张使用三因子模式,即语言理解因子、非语言推理/视觉化因子和记忆因子”。(解亚宁,58~60。)其中的“非语言推理/视觉化因子”包括如下内容:“模型分析、矩阵推理、数量分析、串珠记忆”。 我们认为这里的“抽象/视觉推理”或“非语言推理”就是物象推理。

最后,中国心理学界公认了形象(具体)思维。形象思维中不可能没有非语言的推理过程。它是物象推理形式之一。

三、非直观物象思维

在微观物象思维中,能够通过扫描隧道电子显微镜对原子进行操作的、或在百万倍电子显微镜“亲见”原子的人,限于极少数科学家。他们提供电子显微镜的原子图像,就是成为读者知觉对象,形成微观物体的知觉物象。如何用语词、数学符号描述它们则是另外一个问题。科学家用类比或隐喻来描述他们也未曾亲见的粒子,给它们命名。比如:原子、电子、夸克等。我们通过阅读量子物理学达到理解、洞察微观物理世界。比如,原子由核与电子组成;电子围绕核子旋转;纳米10⁹米等。读者对于类比名称与数字隐喻的理解转换为粒子结构、特性、关系的认知心理样态即物象,达到认知粒子并区分它们。因为读者没有看到它们是什么样子。在思维中,也只能借助宏观现象做一些类比的想像,因而远不能形成直观的知觉。这正是非直观物象思维的特征。

我们在第4章•二•(一、二、三)中讨论了智力认知宇微事物和社会关系等三种类型的非直观事物的心理样态即非直观物象。由于篇幅限制,这里我们主要讨论对于微物体进行思维认知心理活动。

美国心理学家鲁道夫•阿恩海姆(Rudolf Arnheim)指出“思维需要形状,而形状又必须从某种媒介中获取。正如物理学家和化学家如果想不出某种运动所赖以进行的物质和能量,就不可能想象出这种运动是什么样子,心理学家在考察人类思维时,也必须找到思维得以形成的媒介,这一媒介并不一定是一种意识,因为思维完全有可能是大脑的一种生理机能。”(阿恩海姆,334。)阿恩海姆实际上提出了对于微观事物结构、运动、性质、关系、作用等如何进行认知思维的心理学问题。我们认为,物象心理学理论解决了阿恩海姆提出的微观物体进行思维认知心理活动的两个问题:一是“思维需要形状,

上一篇 」 ← 「 返回列表 」 → 「 下一篇